严防“躲猫猫”!直击长江入河排污口排查现场:卫星定位、无人机齐上阵,同一排口一天内连测4次

每日经济新闻 2019-12-17 17:13

作为七大污染防治攻坚战标志性重大战役之一,长江保护修复一直是重中之重,而排放源头的管控尤为关键。

入河排污口怎么查,哪些排污口合法、哪些为非法,现场如何找出排污口,如何对排污口进行检测?

12月10日,为期一周左右的长江入河排污口(第三批)吉安市现场排查工作正式启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跟随工作人员在江西省吉安市开展现场排查。卫星定位、无人机侦察、快速检测箱等众多高科技设备齐上阵。为抓住企业非法排放,排查人员甚至同一排污口去了3次,对其进行4次检测。

启动无人机沿河道侦察

12月11日一大早,现场排查人员按照事先的分工,分别抵达各自的排查现场。记者跟随其中一组,在卫星定位的指引下,来到了禾河的一处排污口现场。

禾河又称禾水,发源于赣西武功山麓,经莲花、永新、安福、吉安等地,流入吉安市禾埠乡,再经神冈山汇入赣江。禾河是赣江中游段最大支流,其水质状况对赣江水质的影响不言而喻。

汽车行驶到硬化路面的尽头,拐进了一条只容一辆汽车通过的乡间小路,沿途有多处已经搬迁的农民房屋。行驶十几分钟后,汽车在一处路口停下,排查人员迅速下车,打开后备箱取出相应的工具和设备。记者在后备箱看到,有取水样用的桶、绳索、手套、快速检测箱、无人机等,甚至还有两根一米多长的木棍,整个设备装满了后备箱。

拿好各自的工具,排查人员走向两百米外的一处宽阔河段,卫星定位显示该处为“观前3号生活污水排污口”所在地。排污口并未有水流出,排污沟渠几近干涸。

当地政府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这个排污口原本为观前村生活污水和雨水排放口,由于规划做防洪堤,该村被搬离,排污口也就废弃了。

排查人员在排污口未发现异常情况,但担心周边还有其他隐藏排污口,因此准备启动无人机沿河道侦察。正当排查人员检查时,一群原本在禾河岸边钓鱼的人围观过来,大家对无人机侦察排污口感到很新奇,围在一起议论纷纷。

排查人员启动无人机沿河道侦察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李彪 摄

一位70多岁的老大爷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自己就住在附近,十多年来一直在禾河钓鱼,这些年最大的感受是河水越来越清了,最大的鱼有七八斤重。他介绍,自己最关心河水的水质,如果水质差,不仅鱼变少了,即使钓上来也不敢吃。

另一位钓鱼者是特意开车五六公里过来,据其介绍,前一天钓到4斤多重的鱼,因为水很清,钓的鱼也敢放心吃了。

工地旁排污口排出黄色水体

根据工作要求,现场排查重点区域和容易出现隐蔽排口的敏感区域,应高度关注、投入人力精力,确保工作质量。

这也被归纳为“三下五处二”法则——“三下”指桥下、水下、林下;“五处”指长江(河、湖)岸、河汊沟渠、工业集聚区、港区、人口集聚区等排污口集中分布的重点区域;“二”指现场排查要完成两项任务,除了APP推送的疑似排口要逐一核查外,对敏感区域、重点区域无人机尚未发现的排口,也要全面实地核查,力争实现无遗漏、全覆盖。 

正是遵循上述法则,现场排查人员在吉安市吉州区禾埠街道吉祥路一处大型建筑工地旁边,排查一疑似排污口时发现了端倪。

在现场,排查人员发现排污口正在向外排放黄色水体,而排放口正对的是几处养鱼塘,“从颜色来看有可能水质超标,但更大的可能是混有泥沙导致水体变黄。”在得出初步判断后,排查人员迅速分工对排污口流出的水体进行采样、检测。

该排污口流出黄色水体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李彪 摄

在采样水体沉淀后,排查人员打开快速检测箱,取出水样化验,并根据最终的成色与比色卡进行比对,大致判断出水样中相应污染物的浓度范围。

工作人员比对水样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李彪 摄

现场排查人员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主要检测4项指标——氨氮、总磷、COD(化学需氧量)、PH值,相对应的合格范围分别为:氨氮小于2毫克/升、总磷小于0.4毫克/升、COD小于15毫克/升、PH值在6-9。

排查人员说,排污口与工地仅一墙之隔,最担心的是工地上的污水通过排污口排放出来,如果检测水质超标,就要去工地检查污水处理设施。

庆幸的是,在经过20多分钟的检测、比对之后,排污口排出的水质并未超标。排查人员也松了一口气。他们介绍,快速检测的四项指标均合格,基本可以认定是泥沙造成水体变黄。如果检测水体超标,还需要对水体进行采样,进行更为精准的检测。

当地政府部门工作人员称,该排污口为路面的雨水排污口,由于周边工地施工,车辆在出入工地时,轮胎上可能会带出一些泥土到路面上,洒水车在清洗路面的过程中,一些带有泥沙的水就会进入排污管道。

同一排污口反复检测

后河是吉安市中心城区的一条内河,后河水最终也会通过赣江汇入长江。即使经过了多轮整治,但后河仍是排污口情况最为复杂的一条河,有一些河段新建的桥梁甚至连当地人都叫不上名字,一些排污口的源头在哪里也不容易说清。

排查组在后河西路旁边的一河段发现了多处新增排污口,水面上漂浮着一层不明渣质。虽然有一些排污口无明显水体流出,但排查组还是在现场看到了一处排口正在向外排放,排放的水面上漂浮着很多黑色悬浮物。站在该排污口附近,能够闻到明显的刺激性气味。

排放的水面上漂浮黑色悬浮物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李彪 摄

随后,排查组对排污口流出的水体进行采样并快速检测,发现氨氮超标,也认定该排污口排出的水质为劣V类水。针对现场排查情况和检测结果,排查组随即将具体情况上报。

不仅有上述被抓现行的情况,还有些企业存在“躲猫猫”的嫌疑。

根据现场排查的样品采集要求,要避开死水区,选择污水流动处采样。同时,在“不具备采样条件情形”中规定包括“没排水的”情形。这意味着,排查人员将不会对没有排水的排污口进行检测,一些企业似乎也摸准了“门路”。

排查人员在吉安市新干县大洋洲暨盐化城综合污水处理厂入河排污口排查过程中,在不同时间段去了3次,做了4次检测。

排查人员介绍,第一次去时,该排污口水成滴留下,当地工作人员介绍该排污口为间歇排水,且每日排水约1万吨。排查人员从感官上嗅到水有异味。由于该排污口日排水量较大,且为工业园区的工业废水,担心水质超标,因此排查人员在不同位置做了两次检测,比对数据,但因水量太小无法确定检测结果。

“后我组排查人员刻意在1小时后返回该排污口处,发现该排污口正在大量放水,我组立刻停车进行复检,但该管口停止了排水,我组虽进行了检测,仍感到数据需要进一步确认。”排查人员说。

虽然两次均无功而返,但排查人员并没有放弃。当天下午,排查人员特意驱车20多公里再次返回该排污口。到达现场时,该排污口正在大量排水,排查人员立即对排污口水质进行取样检测。

排查人员说,最终检测的结果是该排污口排放的水体并未超标,但是,排查清楚之后心里才能真正放心,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疑点。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