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新晋副国务卿比根结束东亚行黯然回国,与朝方会面愿望落空

澎湃新闻 2019-12-21 14:23
12月20日,是美国常务副国务卿、对朝政策特别代表史蒂芬·比根(Stephen Biegun)东亚之行的最后一天,这位刚刚晋升副国务卿的外交官最终未能实现与朝鲜官员展开对话的愿望,黯然返回华盛顿。
在朝鲜为朝美无核化谈判设定的年底期限日益临近之际,本月早些时候有关比根可能与朝鲜方面会谈的消息,一度让外界看到了形势缓和的希望。随着比根空手而归,朝鲜半岛形势在未来不到两周的时间内将如何发展,再次变得不确定。
12月16日,美国朝鲜政策特别代表斯蒂芬·比根在首尔。新华社 图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王俊生20日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指出,比根此行未能实现与朝方会面的愿望,但其高调喊话呼吁朝鲜对话的做法显示出美方希望与朝方对话的强烈愿望。
在王俊生看来,对朝鲜而言,至少部分解除制裁才是开启对话的前提,然而美国迄今为止都拒绝解除制裁。朝美之间在谁先迈出第一步的分问题上存在巨大的信任缺失。
比根罕见高调喊话朝鲜
据韩国媒体报道,比根20日下午离开北京返程回国。至此,比根结束了他对韩国、日本和中国为期6天的访问。
比根此次对中日韩三国的访问,是在朝鲜半岛局势日益紧张的背景下进行的。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今年4月敦促美国在今年年底前拿出朝方满意的解决方案,近期又连续进行“重大试验”。
外界认为,在朝方年底期限日益临近、局势面临恶化的背景下,比根此行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要推动重启与朝鲜的磋商对话。
比根与李度勋 资料图
12月16日,比根在与韩国外交部朝鲜半岛和平交涉本部长李度勋会谈后的记者会上,公开向朝鲜提出会面的建议,并表示朝方应当知道如何与美方接触。
比根表示,希望与朝方一起适时解决问题,现在仍为时不晚,朝美有能力走上一条更好的路,但仅靠美方一己之力难以实现。对于朝鲜提出的“年底对话期限”,他表示,美方对“落实朝美领导人共识”这一目标不设时限。
比根还指出,朝鲜近期接连发表谈话对韩美施压是不必要的敌对行为,相信朝方也很清楚这不符合朝美共识。他还强调,美方已在总统特朗普的指示下做好与朝磋商的准备,为了达成彼此都能接受的协议,美方曾提出过一些富有创意的灵活解法。
王俊生认为,比根此次在韩国高调向朝鲜喊话呼吁对话,对于美国而言十分罕见,因此此举显示出美国愿意与朝鲜进行的对话的诚意。
12月17日,比根结束对韩国的访问前往日本,在日本访问两天后于19日抵达北京。外界猜测,比根在北京期间可能在等待朝方的反应。但是直到最后一刻,在朝鲜门口转了一大圈的比根也没有收到朝鲜给出的肯定答复,会谈愿望最终落空。
美国和朝鲜最后一次工作磋商是在今年10月。这次磋商由特朗普和金正恩今年6月在板门店举行的第三次“金特会”亲自推动。但遗憾的是,这次磋商最终以破裂告终,朝鲜称美方未能提出新的方案。
在年底期限临近之际,朝美无核化谈判却迟迟没有进展,朝美关系近期正在陷入自2018年在新加坡举行首次“金特会”以来最紧张的状态。
本月3日,朝鲜一名高级外交官向美国发出警告,称年底期限逼近,朝鲜会准备什么样的“圣诞礼物”完全取决于美国。7日和13日,朝鲜又连续两次进行了疑似与洲际弹道导弹发动机有关的“重大试验”。外界由此担心,朝鲜可能在近期恢复洲际导弹试射等活动。
而特朗普本月3日在伦敦出席北约峰会时,谈及了对朝鲜“动用武力”的可能性,引发外界猜测。8日他在回应朝鲜方面的试验时也威胁说,如果继续采取敌对行为,金正恩可能“失去一切”。
朝美都不愿迈出第一步
朝鲜和美国之间的无核化谈判之所以陷入僵局,主要原因在于双方在无核化的路径和方式上存在难以弥合的分歧。朝方希望采取分阶段、同步走的措施,但美方坚持朝鲜必须首先实现无核化。
2018年以来,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积极推动下,朝鲜半岛局势出现积极转圜。朝鲜中止了核试验与洲际弹道导弹试射,并废弃北部核试验场。此后,朝美领导人分别在新加坡、越南和板门店等地举行会晤,谋求缩小双方在无核化路径上的分歧。
然而,美方在回应朝鲜关切、解除对朝制裁上始终没有采取实质性措施,不愿就启动涉朝决议的可逆条款与朝核问题有关各方展开协商,同时继续向韩国输出先进武器,并重启部分美韩联合军演。
对此,朝方表达了强烈不满,并于7月底以来多次试射“新型战术制导武器”“新型大口径制导火箭炮”“超大型火箭炮”和“潜射弹道导弹”等,以向美方施压。
朝鲜“超大型火箭炮”试射现场 资料图
“朝方还是希望美国能够解除对它的制裁,或者解除部分制裁。因为这涉及到它当前国家战略上最重要的一个目标的实现。”王俊生说,“朝鲜经济建设、改善民生,最大的障碍就是美国的制裁,所以朝鲜希望美国能够带着这样一个方案来谈。”
尽管比根在此次访问过程公开呼吁朝鲜方面回到谈判桌,但是他在公开讲话中只字未提有关朝鲜制裁的问题。
“(在朝鲜看来)如果美国没有(解除制裁)这样一个方案,和美国谈没有什么意义,实现不了关切。”王俊生指出。
本周一(12月16日),中国和俄罗斯共同在联合国安理会提出政治解决朝鲜半岛问题决议草案。中俄呼吁,根据朝方遵守决议情况,解除部分对朝制裁措施。
12月19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罗照辉在会见比根时也表示,希望美朝尽快恢复对话接触,相向而行,积极寻求建立信任、妥处分歧的有效方案。
王俊生认为,在当前朝核问题上朝美双方信任缺失的情况下,中俄作为第三方介入对于减少朝美之间的信任赤字是有帮助的,可以为朝美双方提供担保。
“朝美双方2018年以来都展现了解决问题的一定的诚意,但是之所以这个问题实现不了突破,主要是在于朝美之间缺乏基本的信任。主要的分歧不在于说目标,而在于谁先迈出第一步,双方体现出巨大的信任缺失。”王俊生指出。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