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空气质量回归正常,但大火带给澳网的争议无法平息

澎湃新闻 2020-01-21 12:22
1月20日,新一届的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在墨尔本展开角逐。与以往“谁将赢得大满贯”不同的是,今年大家讨论最热烈的则是澳网在这场史无前例的林火中能否正常进行。
好在,这些争议随着雨水的降临逐渐消散,澳大利亚的空气质量已经回归正常,实时空气质量显示为优。但这场大火依然还未完全熄灭,暴雨带来的隐患也尚未可知,澳网能否顺利度过两周依然是未知数。
墨尔本空气质量已经是优。
“我感觉一切都回归了正常”
澳大利亚的林火已经持续了5个多月,这也为该国最为著名的体育赛事带来了隐忧。
不久前的澳网资格赛不得不取消了赛前练习,但一些选手还是出现了咳嗽甚至是呼吸困难的现象——世界排名第180位的斯洛文尼亚女选手达利拉·雅库波维奇,因此决定放弃比赛。
加拿大网球名将布沙尔虽然赢得了比赛,但她感觉自己在比赛中呼吸困难并伴有恶心。更严重的是,她在比赛中多次因为感到肺部刺痛和呼吸道不适而申请医疗暂停。
糟糕的空气质量令网球选手纷纷开始担心,今年的澳网能否在这样的条件下进行。但澳洲网协似乎无意取消或者延迟比赛的意图,其官方声明中表示将尽量安排在室内球场举行比赛。
就在争议声中,澳网展开了正赛首轮的较量,不过情况与大家预计的有所不同——在灾难性的大火之后,澳大利亚又遭遇了百年一遇的暴雨。
但受到雨水的影响,墨尔本当地的空气质量有所好转。为了避免雨水的侵袭,在首日的比赛中,罗德·拉沃尔中心场、玛格丽特球场和1573球场三大球场都关闭了顶棚。
“今天(1月20日),我感觉一切都回归了正常。”在罗德·拉沃尔球场轻松赢下首秀,女子大满贯得主小威廉姆斯发表了对当地空气质量的看法,“而且看上去相当不错。”
比赛期间,组委会还特意在更衣室中放置了检测空气质量的显示器,质量从1到5依次递减。“当我走出去的时候,屏幕上显示的是1,现在看起来空气很好。”美国选手萨姆·奎里说。
克罗地亚小将丘里奇也表示,“说实话,我觉得没什么不同。我能理解一些球员的感受,我尊重这一点。但比起空气质量,我更在乎正手和发球。”
斯洛文尼亚女选手达利拉·雅库波维奇在比赛中出现头晕呕吐现象。
“我能让所有人都停止比赛?”
看上去,一场大雨浇灭了人们对于大火的种种疑虑。但在不绝于耳的争论中,从球员到澳大利亚网协都涉及其中,甚至连“人见人爱”的费德勒也因此被波及。
由于大火对于澳网资格赛的影响巨大,而澳网官方并没有推迟比赛或提出相应的对策。在这样的情况下,世界排名相对较低的资格赛球员为了获得澳网资格而饱受糟糕环境的折磨。
就连澳大利亚本土选手托米奇也开始抱怨,他在资格赛首轮因呼吸困难而寻求治疗。英国选手利亚姆·布罗迪的态度更为激烈,他直指澳网官员对资格赛选手的态度比对待动物更差。
塞尔维亚天王德约科维奇就认为,无论如何都应将球员健康放在第一位,“我知道推迟比赛对澳网组委会很艰难,但是对于我和其他球员来说,健康问题都是首先需要考虑的。”
而就在德约表态后,一些资格赛选手将矛头对准了费德勒,指责“瑞士天王”没有为他们发声,仅仅关心自己的职业生涯。
“我能让所有人都停止比赛吗?我可以试试,可我认为没什么用,我不觉得自己还能做得更多。”在澳网的赛前发布会上,费德勒显得有些无奈,“我已经告诉他们了,我觉得沟通很重要。”
实际上,费德勒、纳达尔和ATP球员工会主席德约科维奇都为此进行过讨论,而女子组织WTA也同样为这件事进行了协商。
“从刚结束的球员会议上得知,我们对空气颗粒物含量的标准比奥运会和其他比赛更严格,我们正朝着越来越安全的方向前进。”费德勒透露,球员工会已经在为此做出努力。 
费德勒成了“背锅侠”。
为期两周的澳网能顺利结束吗
球员之所以对这场火灾如此关注,源于起所产生的污染物将会带来难以预估的危害。
运动员相较于普通人在比赛和训练时需要更多的氧气进入血液中,如果污染进入肺部,那么这无疑将影响他们将氧气输送到血液的能力。
在这样的环境中打球,不仅可能会导致额外的疲劳、注意力丧失,还会引起头痛和恶心,甚至球员的恢复速度也会比以往有所减慢……
“现场将有气象和空气质量专家来分析所有可用的实时数据,并实时评估墨尔本公园的空气质量,我们始终会与医疗人员和其他本地专家紧密合作。”澳网CEO克雷格·蒂利在一份声明中写道。
的确,在球员的呼吁下,澳网委会已经颁布了空气质量政策:如果比赛期间空气PM2.5值大于97的话,比赛可能被中断;如果空气PM2.5值在200以上,比赛将暂停。
而即便是遭遇暴雨或高温,澳网也拥有3个设有顶棚的球场,可以容纳约3万名观众。在不利的天气状况下,比赛关闭顶棚、打开空气过滤系统,也可以有效改善空气质量问题。
“球员、球迷的健康和安全是重中之重,我们投入了大量的额外资源进行分析、监控和后勤,确保在整个比赛中都做到这一点。”
希望克雷格·蒂利以及澳网,可以兑现他们的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