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雷!厦门信达预计亏损17亿至25亿 所有者权益一半快亏没了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1-21 11:07

1月20日,厦门信达(000701,SZ)发布2019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7亿元至25亿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截至2019年三季度,厦门信达的所有者权益约为50.49亿元。截至2020年1月20日,其总市值约为21.31亿元。这意味着,厦门信达的亏损把近一半的所有者权益亏没了,也基本把总市值亏没了。

怎么亏这么多?

厦门信达2019年三季报显示,其2019年1至9月份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48亿元。那么为何这短短的几个月就会亏到了17亿至25亿呢?

厦门信达在公告中解释亏损的原因时称,亏损的原因有众多方面。其一是光电业务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影响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2.1亿元。

其二是房地产业务尚余位于镇江丹阳的“香堤国际”房产项目,计提相应的存货跌价准备,预计影响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1.1亿元。

其三是青海华鹏和格尔木胜华逾期款项预计损失影响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6-10亿元。

其四是上海铭豪与厦门信达的诉讼,厦门信达计提预计负债2.85亿元。

其五是除了上述上海铭豪诉讼之外的其他诉讼、仲裁事项综合预计相应的信用减值损失和预计债,预计影响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1.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厦门信达巨额亏损的披露前,厦门信达第一大股东的股权结构产生了重大调整。

厦门信达的第一大股东信息总公司持有厦门信达16.66%股份。信息总公司股权原由国贸控股100%持有,2019年底厦门市国资委决定将国贸控股持有的信息总公司的100%股权划入厦门市国资委。

这也即意味着,上述交易完成后,国贸控股持有厦门信达的股权比例将由30.04%下降至13.38%。

据国贸控股官网介绍,国贸控股为厦门市属国有企业集团,系《财富》世界500强企业、世界著名品牌500强。

此外,近年来厦门信达的高层人员变动较大。2018年8月,厦门信达董事长杜少华辞去董事长职务。2019年度,厦门信达又有多位高管离职。2019年8月20日,厦门信达副总经理许忠贤辞职,2019年12月13日董事吴晓强、董事陈舸辞职,监事林伟青辞职。

肉牛官司计提2.85亿预计负债

1月7日,每日经济新闻曾经对厦门信达涉及8亿元的“肉牛”生意进行了深度报道。

厦门信达为了买牛花出去的预付款总额超过8亿元,但是卖家基本没发货,没有牛也没有肉,还不退款。

此后,厦门信达将上述债权中的一部分,即对多伦绿满家的预付货款3.44亿元转让给上海铭豪,“打折”后的转让对价为2.8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3.44亿元的债权是有土地作为担保的,但后来法院在审理相关案件的过程中证实了该担保的《土地他项权利证明书》系伪造。

上海铭豪起诉多伦绿满家(案件关联人)案件的一审法院(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和二审法院(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都采信了一个事实:《土地他项权利证明书》系伪造。

然而,厦门信达在2019年11月28日公告和2020年1月21日公告中的表述皆为“经法院审理发现上述他项权利证书存疑”。

一审法院在核实《土地他项权利证明书》过程中,曾向内蒙古自治区多伦县自然资源局了解过该证书(多他项(2012)第000085号土地他项权利证明书)的情况。

得到结果如下:

法院后收到“多自然资函〔2019〕第15号《复函》”反馈:原多伦县国土资源局于2012年12月18日未颁发“多他项(2012)第000085号土地他项权利证明书”,查无此证;所涉及的17个土地证书中的10个证书于2014年抵押给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南坪支行。

催收债权无果,拿到的《土地他项权利证明书》经法院认定又是伪造的,上海铭豪才因此对厦门信达提起诉讼。

厦门信达在其公共中称:“经咨询律师意见,公司基于谨慎性原则预计对该未决诉讼计提预计负债2.85亿元。诉讼对公司的后续影响还将视诉讼的举证和进展情况确定。”

换句话说,厦门信达全额计提了上述3.44亿元的债权转让所得价款。

19.16亿货款逾期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厦门信达的这19.16亿元货款逾期,与其肉牛生意颇有相似之处,皆为厦门信达预付款,对方提供增信措施,而最后对方违约。

厦门信达自2012年开始与青海华鹏开展大宗贸易合作,自2013年开始向格尔木胜华采购铅精矿、锌精矿、铜精矿等矿产品。

据厦门信达公告,上述逾期中青海华鹏全部未履约的逾期货款为15.79亿元,格尔木胜华全部未履约的逾期款项为3.37亿元。

厦门信达与与青海华鹏相继签订《电解铜购销合同》,约定由厦门信达赊销电解铜(阴极铜)予青海华鹏,青海华鹏于约定期限内付清全部货款。

易扬集团则其持有的格尔木胜华37.5%的股权及其派生权益为上述交易提供最高额人民币13亿元质押担保、格尔木胜华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厦门信达称:“购销合同签订后,公司依约交付货物,青海华鹏却未能按照合同约定支付货款。”

厦门信达与格尔木胜华相继签订《锌精矿购销合同》或《工矿产品购销合同》,约定厦门信达向格尔木胜华购买相关矿产品,由厦门信达支付预付货款后,格尔木胜华根据合同约定交货。

厦门信达称:“公司依约履行了支付预付款义务,格尔木胜华却未能按照合同约定全面履行交货义务。”

厦门信达表示:“公司计划根据格尔木胜华名下矿山资源的相关报告确定矿山价值。同时,公司积极推进债务解决方案,未来拟以公司的部分债权作价入股格尔木胜华,目前尚在筹划中。”

多伦绿满家生态养殖有限公司(简称多伦绿满家)

上海铭豪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上海铭豪)

青海华鹏能源发展有限公司(简称青海华鹏)

格尔木胜华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格尔木胜华)

易扬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扬集团)

厦门信息信达总公司(简称信息总公司)

厦门国贸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国贸控股)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