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纪人是“足坛吸血鬼”?他们要和国际足联打官司了

澎湃新闻 2020-02-06 17:08
在NBA、NFL等北美体育联盟,早有3%-5%规定好的经纪人佣金上限,而国际足联对于经纪人的佣金比例并没有过强制性的规定,目前约定俗成的是5%-15%不等,普遍在10%左右。
但去年9月开始,国际足联宣布将限制经纪公司获取足球俱乐部转会佣金的比例在10%以下,经纪公司获取的球员费用佣金也不能超过3%。
这个行为引发了广大经纪人的不满,日前,一个超过200名经纪人组成的同盟正在寻求和国际足联对话,希望捍卫自己的利益。
C罗曾说,门德斯就像自己的父亲。
经纪人第一次团结了起来
国际足联的计划此前一经发布,包括拉伊奥拉、门德斯和巴内特在内的很多著名经纪人,都宣称要通过法律手段来阻止国际足联的这一计划。
作为足球经纪人协会终身主席的梅尔·斯坦表示,因为国际足联的提议,经纪人们第一次在内部达成了一致的意见,他坦言希望通过对话来解决这个分歧。
“我们将联合写信,告诉国际足联足联一旦产生一个正式的协商程序之后,那么所有各方可以将各自的建议摆在谈判桌上,我们期待与他们会面。不过,就我们而言,想向国际足联传递一个明确积极的信息,表明我们在这件事情上的立场。”
看上去,经纪人们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团结,为了手中的真金白银,曾经是竞争者的一群人不惜联合起来向国际足联发难。
国际足联也对于经纪人联盟的反馈迅速给出了回应,“我们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平衡、合理的监管体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存在巨大的利益冲突,目前的收入我们认为不合理。”
“仅2019年,足球经纪人的收入就达到了6.5亿美元,是2015年的4倍,我们提出的想法能够保护球员,并且更广泛维护足球的利益。
足坛著名经纪人拉伊奥拉接受采访。
经纪人赚了太多的钱?
很显然,矛盾焦点就在于一个钱字。
在国际足联看来,经纪人们从中拿到了太多不该属于他们的钱。以博格巴2016年从尤文图斯转会曼联,曼联支付了1.27亿欧元,但有信息表明,其中有多达4900万欧元进入到了博格巴的经纪人拉伊奥拉的口袋里。
过去几年,球员转会市场的身价一直处在飙升状态,国际足联的报告显示,2019年的转会支出甚至达到了惊人的56亿英镑,这很大程度让经纪人的收益进一步水涨船高。
问题是,即使是在单一联盟转会费下降的时候,经纪人的佣金却还在攀升。
据BBC报道,本赛季英超的球员转会费总体实际比上一个周期下降了5亿英镑,但俱乐部向足球经纪人支付的佣金却增加了4900万英镑。
以利物浦为例,2017/2018赛季,利物浦为签下范戴克、萨拉赫等球员,在经纪人身上共花了2700万英镑,而本赛季,这个数字居然高涨到4300万英镑,同比增长37%……
博格巴、内德维德、博格坎普、姆希塔良、巴洛特利、罗比尼奥的经纪人都曾是拉伊奥拉。
足坛吸血鬼”?球员都没抱怨呢
面对此情此景,国际足联不想继续放任这些“足坛吸血鬼”不管,并考虑最早在下个赛季就开始实施所谓的经纪人“降薪令”,具体通过严格规范经纪人佣金比例的方式达到降薪的目的。
对此,经纪人们自然不愿意妥协。在他们看来,经纪公司或者经纪人获得相应金额是合理的,这属于合法收入来源。
英国著名足球经纪人乔纳森·巴内特接受采访时描述了国际足联推行自己的主张时完全忽略了经纪人工作的重要性,“他们的人从来没有来过我们的办公室,也没有人和我们谈过话……”
换言之,巴内特认为国际足联仅仅看到经纪人们在赚钱,却不知道经纪人在每一笔转会中面对的复杂问题、起到的关键作用。目前巴内特手下拥有贝尔、皮克福德等英国球星。
之所以不愿意让步,很多经纪人还有一个重要的理由:他们的客户也就是球员们从来没有抱怨过经纪人的收费,因为球员了解经纪人的工作,他们更喜欢让专业的人来为自己打理个人业务。
这里必须提到的是,很多著名经纪人的收入不仅仅来源于所谓的转会费比例分成,虽然他们通常不参与球员年薪、奖金的分配,但在球员商业收入方面,他们还会得到一定比例的费用。
豪门杀手狼队的许多球员都是门德斯旗下。
经纪人的作用在哪?
但除了这些相对透明的收入外,一些经纪人帮助俱乐部得到心仪的球员、或者帮助球员加盟心仪的俱乐部,甚至会收取不菲的“回扣”,这个收入数额往往远超佣金分成。《太阳报》就曾撰文:“转会‘黑金’就是英超文化之一。”
以当下状态火热的哈兰德为例,他转会多特蒙德费用不过2000万欧元,但《米兰体育报》透露,他的父亲和顾问拉伊奥拉分别拿到了1000万欧元和1500万欧元。
另一个最近的例子发生在葡萄牙19岁的小将特林康身上。他加盟巴萨的转会费为3100万欧元,而经纪人门德斯的收益最高可以达到700万欧元,除了150万欧元的交易分成外,他还有550万欧元的额外佣金。
也难怪在2019年福布斯的经纪人收入榜单上,巴内特、门德斯和拉伊奥拉的收入分别高达1.28亿美元、1.18亿美元和0.703亿美元。
不过上述操作在当下的职业足球圈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还是以哈兰德为例子,萨尔斯堡红牛、多特蒙德、哈拉德本人、哈拉德家族、经纪人……几乎每一个阵营都对转会感到满意。
红牛虽然只收了2000万欧元转会费,但半年前他们向哈兰德的上一个东家莫尔德只支付了500万欧元;而如果一切属实,多特蒙德的花费是4500万欧元,但考虑到哈兰德的年龄和火爆的状态,就市场价值而言,也算物超所值。
再看哈兰德一家,球员去到了一个能够满足自己上场时间的德甲劲旅,他的家庭也得到了一笔不菲的签字费。
那么拉伊奥拉呢,他平白拿到1500万?答案是否定的,能够在各方间运筹帷幄,促成交易,这位经纪人居功至伟
拉伊奥拉成就了伊布今日的地位。
管得住经纪人,管不住教练
的确,对于球员来说,一个好的经纪人就是职业生涯的“路标”。
在拉伊奥拉的经纪人生涯中有太多成功的例子,他将伊布从荷甲带到了五大联赛,成为最伟大的球星之一;同样的故事也发生在C罗身上,如果没有门德斯,葡萄牙人绝对不会在17岁的年纪就走进老特拉福。
而当时门德斯表示曼联之所以成为众多追求者中的赢家,弗格森许诺给出更多的出场机会是关键……
对于那些堪称伟大的经纪人而言,除了商业层面的狡黠与贪婪,他们在球员职业发展中的作用无法回避,他们可以为球员争取到更好的合同、更适合发展的俱乐部。
看上去,国际足联想单方面限制经纪人收入,达成目标并不容易,即使规定最终得以实施,那些长袖善舞的经纪人也完全可以依靠自己和俱乐部、球员之间的密切联系拿到想要的钱。
事实上,经纪人只是这个复杂利益链中的一个环节,很多俱乐部高层、教练也在转会中扮演着利益既得者的角色。
早在2016年《每日电讯报》就披露,8成的英超现任教练和前教练都对在球员转会过程中收受“黑金”持完全开放的态度,有的人甚至直接参与其间获取利益。
所以对于国际足联来说,想要让足坛彻底清白,仅仅约束经纪人完全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