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 褚时健逝世一周年,褚一斌想对父亲说:不管在哪儿,别再对自己那么苛刻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3-05 22:25

 

褚一斌与褚时健资料图。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3月5日,褚时健逝世后的第一个周年祭,褚一斌来到父亲的墓碑前拜祭。

他到那里时,墓碑前已摆满了水果和鲜花——有其他人也来过这里,表达对褚老的追思。

褚时健影响了一代企业家群体,如今,对他的争论在这里也已经尘归尘、土归土。这一天,更多是亲情。褚一斌有很多话对父亲说,但最想说的,还是希望褚时健在彼岸能开开心心,“对自己不要那么苛刻”。

3月5日下午,在拜祭完父亲后,褚一斌在电话中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敞开了心扉。刚过去的2019年,是父亲离开后,他掌管褚橙的第一年,他说,2018年时他给自己打65分,但在父亲褚时健眼里,他够80分。如今,他给自己打了75分。只是,不知道褚老如果在世,是不是也会相应地给他个90分的高分?

希望父亲“不管在哪都能开开心心”

3月5日,褚时健的祭日。

中午时分,在玉溪的某公墓里,褚时健墓碑前已有众多水果和鲜花,谁来过?没人知道,即使是褚时健的儿子褚一斌。

褚一斌感到暖心,因为他看到了墓碑前还有几个辣椒——那是父亲生前最爱吃的。可见,很多人依旧惦记着褚时健。或是身前好友,又或是仰慕者或崇拜者……

近期,不少人都联系了褚一斌,他很感激,感激他们依然记住了父亲。感激之余,褚一斌也希望大家不用来现场拜祭褚时健:一是因为疫情未结束,二是不想占用大家过多的时间。

站在褚时健的墓碑前,他对父亲有很多话要说……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作为儿子,褚一斌对父亲也有这样一番叮嘱——希望他“不要对自己那么苛刻,不管在哪里都能开开心心”。

2018年,褚时健90岁生日时,褚一斌正给他看东西。图片来源:东方IC

在褚时健生前,父子二人能轻松惬意对话的时刻并不如常人多。

每个人对亲情都有自己的表达方式。褚时健对褚一斌非常严厉,这是典型的中国传统父辈教育方式。褚一斌从小缺钙,小学三四年级时走路还会经常摔倒。褚时健站在他身后,目光严厉,“那么大的人,走路都不会走,起来!”

褚时健原本希望褚一斌能按他的设想去发展,但儿子拒绝:“我要有自己的东西!”

但这段争夺个性自主权的时光,并不会影响父子情感,褚一斌理解褚时健,因为严厉,是父亲此生刚强性格的一部分。

“钢铁一般意志和钢铁一般身体,没有刚强就没有那样的老爷子。”这是褚一斌对褚时健的看法。褚时健14岁丧父后,在那个物资匮乏年代,要养活全家。褚一斌记得父亲那时爱抓鱼,因此,他小时候不只没挨饿,还营养富足。戛洒糖厂的江边,父子二人光溜着身子下河捕鱼,是一段难忘的温情时光。

几十年里,从曼蚌糖厂到红塔山集团再到褚橙,褚时健经历过人生的高峰,也有过挫折,又再东山再起。没有那份刚强,褚时健不会顶着“投机倒把”之名搞原材料串换,不会踩着体制的边界并购烟厂,更不会以耄耋之躯再创褚橙这一个人品牌。

产权改革思考、个人励志故事、人生大起大落……褚时健的种种经历引发巨大的同理心,虽然死去,但他依然活着,为人所记住。

褚橙新平戛洒基地。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他说,会做好父亲想做的事

除了回忆,褚一斌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他今天也是去向褚时健汇报工作,“老爷子离开这一年,我接手后的压力很大,事业还没有达到心里设想的状态。”

褚时健想做好褚橙——这是他最为看重的也是最后的事业。褚一斌说,褚橙已是中国知名的水果品牌,但还不是国际品牌。然而由于水果的农产品属性,褚橙的国际化之路何其艰难,“全世界做成国际性品牌的只有3个。”

褚一斌在朝着父亲的理想努力,他去年助力环法挑战赛、昆明马拉松,向上合组织秘书长诺罗夫以及外国朋友推荐褚橙。

他还透露,前几年,因为一些原因,褚橙品牌在消费者心中的地位不再那么高。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在2018年交接班时,父亲曾给褚一斌打了80分。如今,如果要给过去一年的自己打分,褚一斌给自己勉强打75分。而这很不错了,褚时健在世时,褚一斌只给自己打65分。

尽管去年褚橙的销量减少,但销售额略有5%~8%的增长,“销售额和利润在上升,主要是减少采摘、管理销售方面的成本损耗。”褚一斌说。

企业管理,这是褚一斌过去一年最看重的事情。去年10月27日,褚一斌把国内知名管理专家陈春花(她也是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前联席董事长),请到了农场,把各部门负责人都拉过来交流。陈春花后来写下随笔,甚至也想当一名果农。

在管理、经营这方面,褚一斌对褚橙的未来有自己的理解。某种程度上,这一理解和褚时健对企业的理解是相通的。

褚时健是那个年代最强调经济核算的企业家。譬如他在曼蚌糖厂等价交换原材料、在红塔山集团斥巨资留成引进新设备。著名经济学家周其仁曾评价,这就是追求规律。

褚一斌也提到了核算,他说:“碰到风口猪会飞,如果风停了,猪的结果是什么?必然被摔死。自己作为企业管理者,要做好投入产出的核算。不要宣传自己是高增长和超高增长的行业——农业,不可能的。”

因此,他担心疫情对今年橙子收成的影响。庄稼人有谚语,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褚一斌说:“公司背不起。没有能力在一年内只有支出而没有收入。这个非常危险。”

当然,褚一斌和父亲面临的情况不同,他当前要应对的是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

竞争之下,褚一斌对企业经营的理解则更为现代化。他再次提及上市,“上市不是目的而是手段,是让企业管理公开化、透明化的手段”,公司内部必须设置一个管理体系,而用上市公司的标准约束管理以及成本,是他的目标。

对于褚时健精神,褚一斌希望能把老人家这辈子简单朴素的思路系统总结出来,进行理论化,也算是为社会做贡献。

而对褚时健的事业,褚一斌也想告诉父亲,子孙怀念他,请他放心,会为他做好他想做的事。

褚时健。图片来源:褚氏农业提供

对话褚一斌 |“父亲活着时从来都不是为了自己”

以下为《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对褚一斌的采访实录。

NBD:今天你去祭拜了吗?

褚一斌:我刚刚从山上祭拜下来,山上的风特别大。我主要向老爷子(褚时健)汇报了过去一年的工作,也没有讲很多话,毕竟我这个年龄也50多岁了,没有那么婆婆妈妈、凄凄切切的。

对于老爷子这份最后的事业,应该说是没有达到他心里设想的那种状态,我们努力把他想做而没有完成的事做好。去完成好他的身后未了事,我觉得这点是我们现在最重要的。

水果是非常难做成品牌的一种产品。近百年的历史中,全世界做成的国际性品牌只有3个。他老人家用了十几年的时间,把它做到了国内品牌。在这个基础上,怎么把他的事业进一步做好,我相信这个是对他最好的交代。

NBD:这一年时间,你对父亲精神的理解,是否有了新的认识?

褚一斌:没有太多新的认识。他老人家(褚时健)从来都是把自己定位为一个社会人。也就是说你生存在社会上,作为一个社会人,就有你一份责任。无论是对家庭的责任也好,对公司的责任也好,还是对整个社会的责任,他从来都强调的是这一点。

他活着从来都不是为了自己。他是一个没有娱乐的人,把完成好工作当成一种自己的使命或者目标。在达成自己目标的过程中,他会得到一种快乐。

NBD:过去一年,褚橙的发展情况如何?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褚一斌:2019年我们的销售在2018年的基础上略有增长,增幅在5%~8%,这其中也有降低成品率、产量下滑的因素。坦白讲,2019年,我们的压力还是很大的。

老人家去世前3年,也就是2016到2018年期间,那个时候他身体状态等各方面都一点不好——毕竟是接近90岁的人了,也是自然规律。他精力也是有限的,也由于家庭内部的一些原因,让老人家有一些分心。这导致褚橙品牌在市场、在消费者群体中,不像以前那么有活力了。

2019年,我接手整个团队后。在种植、包装、与消费者交流以及渠道上,我们都花了大力气,在品质和管理流程上也有较大的提升。老爷子交给我的时候,他给我打80分。我那个时候给自己打了65分。经过一年后,我感觉能勉强可以(给自己)打到75分。

褚橙资料图。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NBD:去年您曾称褚橙要在六年内上市,目前进展如何?

褚一斌:对我们来说,上市不是目的,而是一个让企业公开化、透明化和社会化的手段。我们主要是以此来加强公司的内部管理:如果你不用上市的标准来“卡”自己的话,那么你必须内部设置一个清晰的管理体系。但是怎么才算清晰?所以还是就用国家的法律吧。一家上市公司,它必然有一些涉及法律或管理的条例,来约束自己的管理团队。通过社会化,可以帮你来解决一些管理的基础(问题)。通过上市的规则来约束团队,约束自己的管理组织架构,这才是我的主要目的。

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上市只会减缓,不会加快。

NBD:你父亲有很多企业界的朋友,这些天有没有人跟你联系过表达追忆?

褚一斌:有很多人跟我电话联系(想过来),但因为现在还在疫情中。我建议他们不要过来,他们的心意我们会转告给老爷子的。不过,刚刚我在山上看到,老爷子墓碑前堆满了花、各种水果,我都不知道是谁来过(笑)。

我看了下痕迹,基本是今天来的。最有意思的是,我刚才看到老爷子墓碑前放了好几个新鲜的辣椒,老爷子喜欢吃辣,这个人很用心,这一点让我很感动。

NBD:你谈到你父亲的个性是较刚强的,现在,你如何理解他的这一点?

褚一斌:他在家里是长子,有很多弟弟和妹妹,父母很早就离世了。长兄如父,那时候他就带着很多的弟弟妹妹了。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困难时期,很多人因营养不良而水肿,但我们家里人没有一个水肿,这一点让他很自豪。为什么能做到这一点?因为老爷子上山能打猎,下水能抓鱼。

对工作,他不仅要超指标完成,在生活上,他也抓紧用剩余的时间,把一个家庭的重担扛起来。如果没有一个钢铁的意志,没有一个钢铁的身体,他是不可能做到的。而从那样一个比较艰难的年代走过来,他也必须是一个刚强的人。

NBD:今天最想对你父亲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褚一斌:我想对老爷子说,老爷子您这一辈子没有多少开心和快乐,总是肩负着工作和生活的重任。没有娱乐,以工作为成就,以工作为快乐。希望您现在不管在哪里,都能够开开心心,卸下工作和生活的重担,笑一笑,快乐一点开心一点,对自己不要那么苛刻。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