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一位农民工的复工之旅

新华社 2020-03-06 21:15

1月22日,陈以军在老家。(受访者供图)

新华社北京3月6日电(记者车云龙)5日一大早,陈以军和家人借着晓色、背着从老家带的腊肠去了重庆机场。在深圳打工两年,这是他们头一回坐飞机。

这一天正值惊蛰,中国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三个节气,春雷乍动,雨水增多,万物生长。中国各界在防控新冠病毒引发的疫情,同时各地也在复工复产,因此陈以军踏上了复工之途。

为了赶飞机,前一天中午,陈以军一家就从位于重庆忠县关坝镇的老家出发了,先到县城,再到重庆市区,路上先后换了小汽车、客车、大巴车。一路上各个关口都有人穿着防护服、戴着口罩给乘客量体温。辗转5个多小时,他们终于到了机场,并在附近的一家旅馆住下。

去机场的出租车里,为了减少司乘人员的直接接触,前后排用一层塑料膜隔了起来,令人暖心的是膜上还有“武汉加油,中国加油”的标语。“车上虽有‘隔膜’,但爱没有隔膜。”陈以军说。

3月5日,在前往机场的路上,陈以军一家乘坐的出租车。该车用薄膜将司机和乘客隔开。(受访者供图)

“飞机上乘客不少。”陈以军接过乘务人员发放的旅客信息登记卡,填好了一家人的姓名、职业、籍贯、目的地住址和联系方式等信息,交还到了领卡处。“有了这些信息,如果飞机上有人之后有了肺炎症状,航空公司会打电话告诉我,这样我们也安心。”

虽然一路上花了不少工夫,但一想到离复工更近了一步,他心里就说不出的踏实。

“按照要求,我们回到深圳还要先隔离14天。”陈以军说,但总算是回来了,在老家没有工作就没有收入,两个孩子也快到上学的年龄了。

中国在分区分级抗击疫情的同时,也在积极推动有序复工复产,建立与疫情防控相适应的经济社会秩序。

根据地方和企业反映情况以及云平台大数据监测结果显示,截至目前,大多数工业大省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开工率超过90%,而陈以军打工所在的广东省超过95%。

陈以军是一名水电工,在深圳工作。他有两个不满6岁的孩子,与妻子杨雅兰住在一处出租房中。

在深圳打工期间,杨雅兰每天的工作是在家照顾孩子,负责一家人的饮食起居。她将每天的生活和做饭细节拍成短视频,发布在抖音平台上,常常收到网友的点赞。目前,她的粉丝已经近400万了。

5日,杨雅兰的抖音更新了动态。视频里,夫妻俩收拾好行装,与家人吃了离别前的最后一顿饭,带着孩子离开了家乡。视频获得了近10万点赞。

两个月前,一家四口回到1400公里外的老家过年,原计划过了正月十五就返工,疫情打乱了他们的返深计划。

3月4日,返回深圳前一夜,陈以军一家在重庆机场附近的旅馆入住。(受访者供图)

“从大年初三开始,镇上就封路了,路口每天都有人值守。”陈以军说,当时还不知道封闭状态会持续多长时间,一家人很着急。“但形势这样,再急也没用。我们还是听从政府的安排,他们肯定会为老百姓考虑的。”

不过,一想到很长时间会没有收入,陈以军难免有些担忧。他也曾四处打听有没有早日复工的办法,但交通停运、工地停工等多种因素却让他一时束手无策。“我联系过工地的老板,他们也在家乡。”他说。

陈以军所在的村有一个微信群,村干部会每天会在群里分享疫情的最新进展,也会分享一些就业招聘、复工情况的信息。

镇上每天上午都有人消毒,外面的人一个也没进过村。因为防控得当、居民配合,关坝镇两万多人无一人感染新冠肺炎。“最近镇上的氛围缓和了一些,大家出门还是会戴口罩,但是没之前那么紧张了。”他说。

随着镇上的情况好转,封了一个月的路能通行了,镇上到县城的交通也恢复了正常。但陈以军没有急着出去,考虑到带着孩子,如果坐火车时间太长,会增加感染病毒的风险,便选了5日、也是机票最便宜的这一天离开。

“小孩还意识不到疫情的严重性,但我跟他们讲要戴口罩,他们也就一直乖乖戴着。”他说。

下午两点,陈以军一家抵达了深圳的出租屋,这趟复工之旅终于画上了句号。“接下来几天,我就待在家自行隔离,顺便等工地老板的复工通知。”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