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摆重创五大联赛:英超至少亏损7.5亿,意甲熔断一片惨绿

澎湃新闻 2020-03-16 08:07
伴随着德甲上周末最后一个宣布停摆,球迷迎来了本赛季至今第一个无球可看的周末。然而,与3月暂别足球相伴的,是联赛、俱乐部和球员账目上触目惊心的赤字。
从高度仰仗电视转播费用的英超,到一向以“实体经济”自矜的德甲,再到多年来两极分化、贫富悬殊的西甲和意甲,联赛的停摆,意味着亏损的不可逆。
仅仅半个月无所事事,就已经令各大联赛蒙受4000-6000万欧元不等的亏损,而倘若赛季就此腰斩,转播、赞助、票房的大幅下滑,将重挫金融危机至今持续景气的欧洲足球。五大联赛各自的损失,基本在7亿欧元上下
五大联赛,二战后第一次集体暂停。
赛季取消?英超7.5亿英镑亏损打底
尽管2月下旬,新冠肺炎预警已在欧洲多国拉响,但比起反应还算差强人意的其他公共领域,足球却是最“拖后腿”的存在:阿尔特塔新冠病毒监测阳性当天,顾左右言他的英超职业联盟,仍不当机立断,迟迟要在次日的紧急会议上讨论停摆事宜。
德乙汉诺威后卫许伯斯13日确诊,两级联赛人人自危,但德甲联盟硬要上轮德甲哪怕空场打完,才宣布进入停摆状态。与其说是各大联赛管理者“头铁”,不如说他们在经济账面前,实在难于权衡。
作为顶级联赛中盈利能力最强、商业化最高的存在,去年夏天刚签下新一轮三年转播计划的英超,原本可从2019-2022三个赛季拿到92亿英镑转播收入,孰料第一年的30亿尚未结清,便遇到了赛事一旦腰斩的结算问题。
一旦9轮赛事全部取消,面临违约风险的英超联盟,纵使不被对簿公堂,至少7.5亿英镑的转播收入损失,是起码的代价。
英超富可敌国,此言着实不虚:仅以3年前的2016-2017赛季财报为例,当季英超创造了33亿英镑的税收,可养活全英一半的警力;创造了高达76亿镑的GDP,超过英国GDP的1%。
联盟面临巨亏和违约双重风险,球队自然难于独善其身。放在往年,基本锁定冠军的利物浦,5月本该大秤分金银,然而,上赛季转播收入名列20队榜首的红军,29场直播赚足了1.52亿英镑,但本赛季,这一栏财务报表注定要难看许多:
本赛季“红军”直播计划缩减为27场,现已完成21场,剩余6场是否执行、如何转播,仍待官方表态,以去年同期单场转播分成计算,利物浦将至少亏掉800万镑。
但这,仅是利物浦同比亏损的一项而已。2018-2019季,利物浦比赛日相关收入约为8330万英镑,占据赛季总收入的16%,眼下利物浦联赛还剩4个主场没打,加上欧冠出局,比去年又少2个主场,损失显然更加惨重。
此外,非但英超20队分红要集体跳水,连英冠都遭池鱼之殃:每年闯过三场附加赛鬼门关的幸运儿,能在次年至少分到1.7亿镑。但如今,升级附加赛莫说含金量注定下跌,能否开战,都属未知。
拥有“魔鬼主场”的多特蒙德,如今一片寂静。
脆弱?健康?停摆面前都一样
英超商业运营独步全球,疫情面前损失惨重,尚在预料之中。市场运作相对中庸、一向以财政健康自矜的德甲呢?很遗憾,病毒面前,人人平等,亏损也一样。
据德国媒体统计,倘若德甲最后8轮联赛最终全部取消,预计会造成总计高达7亿欧元的损失——其中电视转播损失3.3亿,广告赞助损失2.4亿,比赛日收入损失1.3亿。这也不难理解为何德甲为何在五大联赛中,最后一个按下暂停键。
按照2019年德甲联盟财务报表,18队电视版权、广告赞助、比赛日收入占比,分别为32.7%、22.9%和14.1%。比转播费用高企、被转播商高度绑定的英超,德甲看似“全面发展”,实则在“50+1”法则下,也少了其他联赛俱乐部通过资方加码、自救过关的弹性。
拜仁主席鲁梅尼格说得再明白不过:“归根结底,职业足球就是财政。”
以赛季取消的最糟结果估算,36家德甲德乙俱乐部之中,大约1/4无法逃过一向严格的德国《破产法》,莫说少赔当赚,活下去都成了问题。
瓦伦西亚俱乐部5人感染,球队看台只剩下一尊雕像。
西甲损失6.8亿欧元,转播改革遭重创
在运行一向不那么健康的西甲和意甲,情况更加糟糕。
仍以2017年数字为例。西甲和西乙纳税额12.274亿欧元,GDP占到西班牙全国的1.37%,是该国航空业产值的1.5倍。此次停摆倘若持续到赛季结束,两级联赛初步估算损失至少在6.8亿欧元:
其中电视转播收入损失约5.49亿欧元,会员费损失8800万欧元,票房损失4140万欧元,而近年来刚效仿英超尝到转播费加码甜头的西甲,转播亏损预计高达4.94亿欧元,是此次联盟巨亏的大头。
更惨淡的数据,来自俱乐部的实体运营——赛季开始前,西甲职业联盟对观赛人数的预计是17.23亿人次。但现在,最悲观的可能性,是本季西甲只有12.29亿人次观看。
观众绝缘球场,门票自然更指望不上,上座率本就在五大联赛中不佳的西甲,本赛季迄今票房收入刚过9500万欧元,即便赛事复工,但全部空场举行,不足1亿欧元的票房总收入,将更加寒碜。
如果上面的数据过于悲观,那么眼下的数字也足够触目惊心:2轮停摆,两级联赛42队至少将损失6300万欧元。
尤文的股价遭遇跳水。
意甲股市,一片惨状
作为全欧疫情重灾区,意甲复工前景最为黯淡,“钱途”也最为惨淡,即便5月2日能恢复空场作赛,之前的一个半月,20队各类损失也将突破4000万欧元大关——这还是建立在5-6月打完全部比赛、转播商如数付钱的乐观估计之上。
最阔绰的尤文图斯,不但习惯了球场的死寂,也习惯了股指的惨绿:赛季一旦取消,斑马军团赛事转播、门票和赞助商三项亏损,合计将突破1.05亿欧元。
而顾不得算细账,在席卷全球的“熔断”之声中,3月10日,尤文股指单日暴跌13.55%,收盘每股仅0.7欧,市值蒸发回2018年7月C罗加盟前水平。
当然,意甲上市诸强中,跌幅没有最惨,只有更惨——也在10日,罗马和拉齐奥的股票,分别暴跌了20.6%和16.76%……
巴西格雷米奥队球员戴口罩入场比赛。
一损俱损,球员收入也要跳水?
疫情防控期间,工资“旱涝保丰收”的球员,能在大灾中独善其身?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据西班牙科贝电台爆料的西甲联盟内部文件,特瓦斯为首的高层,已经对赛季取消造成的灾难性后果进行了初步评估。
倘若赛季就此戛然而止,球员们的收入,也将因无球可踢骤降25%左右。这也就意味着,西甲为数不多收入千万级的“打工皇帝”们,相当一部分将跌回百万级别,而梅西那份传闻中再续约2年、税后年薪高达5000万欧元的体育史上第一薪,恐怕也要暂缓签署了。
当然,尽管眼下五大联赛尚无拖欠、扣发球员薪水的极端案例,但倚仗球员合同中“不可抗力”条款,免发部分薪水或协议降薪,恐怕是未来几个月新一轮的俱乐部、经纪人和球员的三方角力。
对于小俱乐部而言,潜在风险尤甚。
前利物浦CEO科莫利在接受BBC采访时直言不讳:“这是目前大家最关心的问题,如果赛季没有打完,他们拿什么来支付球员的工资?一旦退还转播费,Big 6能开得起球员工资,伯恩茅斯能做到吗?”
而在次级别联赛,已经有人准备撇下球员、跳船逃生:意乙领跑的贝内文托老板维戈里托公开放话,倘若本季意大利各级联赛取消战绩,他将“100%撤资”。
球员去留?谁来善后?抱歉,不在计划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