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一公司董事长独自吃住车上 坚守雷神山参与垃圾处置五十天

北青网 2020-03-21 21:43

1月29日晚,深圳市一家节能企业的董事长李海建自驾从深圳到达武汉雷神山医院,支援医用垃圾焚烧车间建设。至今,李海建已经在武汉雷神山医院待了50多天。在雷神山医院转入运行之后,除了李海建本人外,他所在的公司也有十余名同事报名成为志愿者,和李海建一起在雷神山医院焚烧医用垃圾。3月21日,李海建对北京青年报记者介绍,目前他们每天基本上要处理400桶至450桶(240升的垃圾桶)的医疗废弃物,新冠医疗废物多以口罩、防护服、棉被等为主,在处理过程中,志愿者也会遇到离世同胞的遗物,李海建叮嘱志愿者要认真对待每一个袋子,轻拿轻放。

深圳一公司董事长志愿到雷神山 参与垃圾焚烧车间建设

李海建是深圳嘉力达节能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公司主要经营建筑节能,包括节能设计、机电系统集成、高效空调机房生产、合同能源管理节能改造等。在湖北武汉疫情暴发后,李海建也一直在新闻上关注当地情况。“我在2003年的时候参与过SARS攻关课题一个子课题,积累了一些有关空调环境下微生物污染与控制的知识。年三十前看到武汉疫情越来越严重后,我也就在慢慢收集资料。”

李海建说,在平时工作中,他和建筑行业同行接触较多,所以在看到武汉打算建设火神山和雷神山两家医院后,他联系了雷神山医院承建方,电话询问是否需要帮助。“因为工期特别紧,我当时说我们母公司可以免费帮忙做建筑设计,同时结合我之前的经历,提出可以在医院物理消毒上提供一些解决方案。第三点我就建议说医疗废弃物要就地焚烧,不要转运,防止二次污染。”

在李海建大年初一打了这通电话后,时隔两天后,李海建接到了对方的回复。“他们说在医疗废弃物处理上,当地的生态环境部门的方案也是就地焚烧,所以问我能否帮忙联系找到焚烧炉。”

李海建对北青报记者说,接到电话后他的第一反应是比较蒙。“在过年的时候到哪去找焚烧炉?”紧接着,他开始在朋友之间以及微信群中询问。过了一天,有厂家跟李海建称愿意捐赠。

李海建称,找到焚烧炉后还有一系列工作要完成,作为牵头做这件事情的组织者之一,他觉得需要到武汉现场去,协助开展垃圾焚烧车间的项目建设。于是在1月29日,即大年初五的晚上,李海建开着租来的房车自驾前往武汉。

每天共需要处理400桶到450桶垃圾

据李海建介绍,除了厂家运送过来的6个焚烧炉以外,他又另外捐赠了两个。这些焚烧炉除了用在雷神山以外,还有的被送到了孝感、鄂州等其他地区支援新冠医疗废物垃圾焚烧。

车间建成之后,李海建说,没有专业运行人员,于是他通知公司人力资源替他招募志愿者,志愿者来自福建、湖南、江西等地,与他公司的志愿者一共有十余名到武汉,和李海建一起参与雷神山医疗废弃物焚烧工作。

李海建对北青报记者称,此次医疗废弃物的特点是热值高,对焚烧炉炉膛耐温要求高,“基本要到1000摄氏度到1200摄氏度。”李海建称,由于防护服的特殊材质,焚烧后会变成焦油团,需要专用工具对炉膛内进行搅动,让它彻底燃烧,直到气化。同时,李海建说,焚烧使用的设备是裂解气化炉,垃圾在炉内经高温释放出可燃气体,1000-1200摄氏度的温度可以将垃圾焚烧彻底,基本上不会造成污染。

据李海建介绍,物业公司工作人员将病房门口黄色袋子里的垃圾收好放到垃圾桶里后,他们会先将垃圾桶推到焚烧车间内的一个消毒暂存间中,物理消毒约半个小时的时间,然后进行焚烧。如果垃圾过多来不及放进暂存间中,那么就会有工作人员进行人工消杀,喷洒消毒液等。“这个过程我们也在不断摸索,比如最开始我们想着用酒精消毒,但是炉膛温度很高,我们离得很近非常容易引燃,所以就改成用含氯的消毒液等。”

李海建说,在对医疗废物消毒后,焚烧车间工作人员将垃圾放到焚烧炉前的送料台上,然后打开炉门,将垃圾快速推进去进行焚烧。“垃圾全部都要烧完,如果不烧完的话,炉子里剩余的垃圾就会越积越多,以后就烧不了了。这个设备有个观察孔,我们工作人员就要通过这个观察孔去观察里面的情况,来决定要不要拿一个类似于弯曲的铁棍这样的工具来拨弄。”李海建说,在雷神山参与垃圾焚烧的志愿者工作上特别辛苦,每天医院产生的垃圾有400桶到450桶,基本上志愿者一个班要工作10余个小时。

为了保证其他志愿者的安全,李海建说他协调购买了可以隔热的防护服装,防止志愿者被高温灼伤。此外,志愿者在提抓垃圾袋之时很容易被针头扎伤,所以李海建接受相关捐赠,将300双防扎的手套送给志愿者,包括物业公司的志愿者以及火神山的志愿者。“虽然他们与我不在一起工作,他们也是离污染源最近的同胞,他们也需要保护。”李海建说。

瞒着家人来到武汉 吃住都在车上

从1月29日出发去武汉至今,李海建已经在外50余天,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我知道冬天的武汉是比较湿冷的,所以带的都是冬天的厚衣服,想着医院建设好就回去。但一方面因为离汉通道关闭,同时我也有一定的专业背景,觉得在那时特别需要人的时候,我必须上,我没有觉得自己是董事长,我只是一个兵,为国家服务。”

李海建说,他很喜欢户外运动,外出徒步登山时都会带好锅碗瓢盆等装备。有了这些经验,在此次到武汉前,他便做了准备。“因为疫情影响,商店与酒店没有开门,不一定能找到吃住地方,而且我也不想麻烦武汉朋友,所以就租了辆房车开过来。”在武汉的这么多天里,李海建就在车上解决了自己的吃住与办公问题。

李海建说,他到武汉当志愿者并没有告诉从国外回来的父母。“我妈妈会操心多一些,我每天在群里问候一下父母亲,他们就觉得我还是在深圳,也是不想让他们担心。”

随着垃圾焚烧项目的步入正轨,李海建不需要每天去车间,他一方面在督导团队做好安全生产与避免感染,也会多出一些精力通过网络来处理公司的事务。目前,李海建也在等疫情结束,希望能尽早回到深圳。“我是公司的法人代表,公司也还有很多文件需要面签。”

3月22日是李海建50岁的生日,“70年出生,没想到50岁的生日是在武汉过的,我们这一代人赶上一个好时代,同时深圳也成就了我,在国家有困难时,为国家出力,我觉得非常有意义。” 

在武汉的这一段时间里,李海建说他也切实感受到了参与医疗废物垃圾焚烧的志愿者们的不易。“他们是除医生之外离感染最近的一批人,他们守住了最后一道防线,他们是默默无闻的勇士,他们应该得到礼遇。”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北京青年报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郭琳琳

编辑/张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