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18倍!意大利和德国新冠疫情死亡率为何如此悬殊

澎湃新闻 2020-03-27 07:20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截至2020年3月26日,新冠病毒已在全球夺走了至少21306人的生命。
作为目前全球疫情的“震中”,欧洲大部分国家因新冠肺炎病亡的人数都在激增。其中有两个国家——意大利和德国,显得特别“突出”。前者有着全球最多的病亡人数和远远高于平均水平的死亡率,而后者则正好相反,死亡率远远低于平均水平。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最新数据显示,截至3月26日,意大利已累计确诊74386例新冠肺炎病例,其中7503人病亡,死亡率高达10%。而与之邻近的德国,累计确诊37323例,仅有206人病亡,死亡率仅为0.55%。两个国家相差18倍。
意大利和德国巨大反差引起了许多国家政府和科学家的关注。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根据联合国2015年全球老龄化报告:德国和意大利并列全球老龄化人口第二高、欧洲第一高国家(60岁以上人口占28%)。彭博全球健康指数甚至表明:意大利人有着比德国人更健康的生活方式。
是什么样的原因使得这两个地理邻近,且同样有着严重疫情的国家的死亡率截然不同?在统计数字的背后,有哪些因素值得全球各国反思和学习,最终一起打赢这场全球抗疫战。
年龄与文化因素
首先,一个最普遍用来解释死亡率差异的因素是患者的年龄。
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3月26日发布的最新一版欧洲疫情评估报告中指出,对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新冠肺炎疫情数据初步分析显示,这些国家中60岁及以上患者的死亡风险和死亡人数都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迅速增加。在住院病例中,15%的病例患有严重基础疾病,其中老年人的病死率更高。
“意大利的高死亡率主要是因为年龄。早期数据显示,病亡者的平均年龄高达81岁。”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流行病专家张作风教授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
据意大利卫生部门披露的数据,意大利新冠病毒测试呈阳性的人中74%超过50岁。在官方统计和公布的确诊病例中,老年人占了相当大的比例。
相较之下,德国中央公共卫生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德国所有检测出新冠病毒呈阳性的人中位年龄仅为47岁,有82%的病例在60岁以下。
为什么两个同样有着高比例老龄人口的国家,老人的感染率大不相同?这背后两国社会文化和老年人的社交行为习惯不同,或许是一个被忽视的重要原因。
“在德国,许多老年人几乎没有社交活动,而年轻人则恰恰相反。德国早期感染的都是从奥地利或者意大利滑雪度假胜地返回的年轻人。”德国国会议员、内科医师和流行病学家卡尔·劳特巴赫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解释道。
意大利则不同。深受地中海文明影响的意大利人热情外向,喜欢群聚社交活动。“意大利是典型的老年社会,老年人都是‘社交狂’ ,见面喜欢行贴面礼。而且意大利人尚亲情,很多人三代同住,这些都助长了病毒传播。”张作风说。
在意大利北部重灾区生活的当地人西蒙尼向澎湃新闻举了一个简单的例子,证明意大利人对户外社交活动的热爱。“我们镇上有一个公园,两个礼拜前的周末,可能有超过一千人在那里晒太阳,只是因为天气好。”他说。
如今,几乎所有欧洲国家都意识到了老人是疫情中面临最大危险的人群。各国卫生部门对养老机构严防死守,并要求民众不要去探望年迈的父母或祖父母。因为正如意大利的经历所显示,一旦病毒传播到老年人当中,大量的老年病患将迅速挤兑卫生系统,并造成更加高的死亡率。
检测率和统计口径
一些流行病学家认为,德国进行比大多数欧洲国家更多的病毒检测,也可能是导致死亡率降低的重要原因。由于死亡率的高低同时取决于死亡人数和确诊人数,当分母不能真实反映该国的患病人数时,死亡率自然会偏高。这种情况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伊朗。
德国目前是欧洲检测能力最强的国家。德国医生协会估计,该国每天可进行约1.2万次病毒测试。在过去几周,德国已经进行了超过20万例病毒检测。
更重要的是,德国较早就开始对症状较轻的人进行检测。这意味着确诊病例的总数可能比其他国家更准确地描述了病毒在本国的传播情况。
大量检测也是另一个逐渐控制疫情的国家——韩国的“制胜秘诀”。韩国在疫情期间开设了近600个检测站,检测了超过25万人,每天的检测能力在1.5万左右,这也是韩国被认为能够迅速控制住疫情的主要原因之一。
相比之下,意大利无论是检测数量和能力都有所不及。3月24日,意大利民事保护部门负责人、新冠病毒应急委员会专员博雷利(Angelo Borrelli)在接受《共和报》采访时表示:“如果说在意大利每确诊一个病例,就有10个人感染者,这种比例是可信的。”这意味着意大利目前的实际感染人数可能在70万人左右。
从博雷利的表态中可以看出,意大利目前的检测力度并不够。虽然意大利目前所进行的检测总数已经超过欧洲大部分国家,但仍有大量轻症患者没有得到检测,这些患者在家隔离后病情加重甚至出现了死亡的现象。
此外,在意大利推广全面检测还受到政治因素的干预。在疫情暴发初期,伦巴第大区曾要求在北部实施全面大范围检测和追踪,但遭到政治立场不同的中央政府反对。
检测力度不够,也和各国制造试剂盒以及医务人员紧缺有关。直到欧洲成为全球疫情震中后,多国才开始亡羊补牢地扩大检测范围,提升检测能力。但《纽约时报》援引多位专家的话认为,只有在疫情早期,用检测来抵挡疫情扩散的手段才有用,而如今这一窗口期早已过去。那些提早行动的国家自然占据了优势。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地方,在死亡病例统计口径上,德国和意大利也不相同。德国没有将无法确定是否由新冠病毒致死的病例统计在内,也没有将确诊前就已经死亡的病患统计在内。德国医院通常不像意大利那样进行验尸测试。因此这些死亡数据也就不会被统计在内。
医疗资源
最后,相当重要的一个因素,德国雄厚的医疗力量,也可作为低死亡率的一种可能解释。
根据德国政府的数据,德国医院共拥有28000张重症监护病床,比欧洲平均水平高出三分之一,更是远超过意大利。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到目前为止,德国的医疗系统尚未经受如意大利一般的严峻考验。因此也无法保证德国在同样状况下就一定会比意大利做得好。
汉堡大学医学中心传染病学系主任玛丽琳·阿多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现在来评论德国是否比其他国家表现得更好为时过早。”
“德国的一个优势是,我们在报告第一例病例时就开始对其进行专业的追踪调查。”她说,“这为我们腾出了一些时间来为即将到来的风暴做好准备。”
相较之下,意大利的“一号病人”在被最终确诊之前,屡次被“误诊”,导致其继续在社区中参加了各种涉及面相当广的社交活动,引发了“超级传播事件”。
疫情全面暴发后,意大利的医疗系统在过多的病人面前不堪重负,医生无法为所有需要护理的患者提供治疗。最终被迫选择给更年轻、健康的患者优先提供治疗,这一无奈之举也变相加剧了老年病患的死亡率。
不过,一些德国专家清醒地意识到德国并不能因此而有所松懈。
德国罗伯特·科赫研究所主席洛塔尔·威勒就表示,从长远来看,随着疫情的进一步发展,他预计意大利和德国之间的死亡率不会出现显着的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