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废物处置人员:特殊战场战病毒

新华社 2020-03-27 00:30

3月26日,王鹏走向工作间。院子里油菜花吐露芬芳。

35岁的王鹏在武汉汉氏环保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氏公司)运营的武汉市有害废物焚烧处置中心工作。他的工作是和同事一道,将医疗废物进行焚烧处理。 汉氏公司负责武汉众多医疗机构的医疗废物的焚烧处理工作。每天,公司的司机把医疗废物运来,王鹏和同事把装有医疗废物的塑料桶卸下来,放到上料系统上,机器运转,把桶里的医疗废物倒进焚化炉。卸桶、推桶,然后再将已经倒空的塑料桶挪到一边消毒。 看似简单的动作实则伴随巨大的危险:有时候,针头等器械会把塑料袋扎破;塑料桶翻转的时候,医疗废物会散落开来。面对这些情况,王鹏和同事只好用手进行处理,直接与病毒“面对面”。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随着医疗废物收运量的增加,王鹏变得越来越忙。经常从早上8点干到晚上8点,12个小时才能换班。“每天非常累,下了班洗完澡,躺在床上马上就能睡着。”王鹏说。 虽然很忙很累,已经在此工作9年的王鹏觉得他的工作很有意义。“我挺喜欢这个工作,说小了,是养家糊口。说大了,我是在为这个社会服务。” 已经两个多月没有回过家,与老婆孩子视频聊天是王鹏一天中最惬意的时候。“两个月没见,我儿子好像已经长高了不少。”午饭后,王鹏又拿出手机呼叫老婆。在视频聊天的时候,儿子问他:“爸爸,你哪天才能回家啊?” “等爸爸把病毒打败了,就能回家了!”王鹏回答道。 新华社记者 费茂华 摄影报道

3月26日,午饭后,困意袭来,王鹏伸了一个懒腰。

3月26日早上,王鹏在宿舍里穿戴防护装备。

3月26日,王鹏(左二)和同事推着装有医疗废物的塑料桶走向上料系统。

3月26日,王鹏(左一)和同事将装有医疗废物的塑料桶放到上料系统上。

3月26日,王鹏推着装有医疗废物的塑料桶走向上料系统。

↑3月26日,王鹏向窗外张望运医疗废物的车是否抵达。

3月26日,王鹏(前)和同事在等待运医疗废物的汽车抵达。

3月26日,王鹏推着装有医疗废物的塑料桶走向上料系统。

3月26日,一个装有医疗废物的塑料袋无法从上料系统中自己倾倒进焚化炉里,王鹏的同事夏少华用手将这个塑料袋从桶里拿出来。

3月26日,王鹏在吃早饭。

3月26日,王鹏将装有医疗废物的塑料桶放到上料系统上。

3月26日,王鹏推着装有医疗废物的塑料桶走向上料系统。

3月26日,王鹏(中)和同事将装有医疗废物的塑料桶放到上料系统上。

3月26日,王鹏向窗外张望运医疗废物的车是否抵达。

3月26日,王鹏与家人视频聊天。儿子说要送给王鹏一束花。

3月26日,王鹏推着装有医疗废物的塑料桶走向上料系统。

3月26日,在等待上料系统将医疗废物送进焚化炉的时间,王鹏靠在一个装有医疗废物的塑料桶上休息。

3月26日早上,王鹏在宿舍里穿戴防护装备。

3月26日,王鹏将已经卸空的塑料桶推向消毒间。

3月26日,王鹏用竹竿将一件从塑料桶中散落出来的隔离衣挑起来。

3月26日,结束上午的工作后,王鹏回到宿舍喝水。

3月26日,午饭后,困意袭来,王鹏坐在椅子上睡着了。

3月26日,王鹏(右三)和同事一起合影。

3月26日,王鹏向窗外张望运医疗废物的车是否抵达。

3月26日,王鹏推着装有医疗废物的塑料桶走向上料系统。

3月26日,结束上午工作的王鹏用酒精给自己消毒。

3月26日,午饭后,困意袭来,王鹏打了一个哈欠。

3月26日,与家人视频聊天的王鹏开心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