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汽夏利被曝混改遭员工举报,董秘称对此不知情不回应

澎湃新闻 2020-04-24 12:35
一场正在进行中的国企混改受到外界的质疑。
近日,多家媒体报道称,因怀疑一汽集团推进一汽夏利与造车新势力博郡汽车合资的“混改”过程中涉及国资流失问题,200余名夏利员工向中纪委发起举报。
与此同时,位于天津市西青区京福公路578号的一汽夏利生产基地也有超过100人进行维权,主要是为了被连续拖欠多月的工资和社保。
截至目前,一汽集团对这一事件未作回应。而澎湃新闻记者通过上市公司公开信息,致电一汽夏利董事会秘书时,被对方告知:“4月18日刚刚发布了公告,重组双方还在积极推进,对于员工举报的事不知情,不作回应。”
据悉,4月18日,一汽夏利发布了《关于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后的进展公告》,这是自今年2月21日、3月21日后,最新发布的有关一汽夏利重组预案的进展公告。
探寻事情的起因或许要回溯到2019年4月29日晚,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对外发布公告,宣布将与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共同出资组建合资公司。这则简单的公告实际隐藏了两件极其重要的大事:一汽集团整体打包上市,以及一汽夏利的混改重组。
资料显示,早在2007年,一汽集团就在谋求整体上市。为达成这一目标,一汽集团在2010年启动主业重组改制工作,重组设立了一汽股份。但由于旗下的两家上市公司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存在同业竞争的关系,整体打包上市的计划屡屡受阻,一拖就是十年。
直到2017年,新任董事长徐留平空降一汽后,一汽集团自主板块业务开始了重组的过程,一汽集团整体上市也再次被提上议程。
而一汽集团接手一汽夏利后,七年间,累计亏损超五十亿元。因此,一汽夏利的改革势在必行。
而让业内有些没有想到的是,博郡汽车成为了那个“接盘侠”。公开资料显示,博郡汽车由原就职于通用、福特等传统车企的工程师黄希鸣创立于2016年12月,公司总部位于南京浦口,初始注册资本为6000万元,经多次增资后扩充至如今的1.38亿元。
成立之初的博郡汽车将南京作为总部和首个生产基地,并获得南京浦口政府的产业基金投资;2017年,博郡又获得江苏淮安政府的投资;2018年,博郡又与上海临港签署了总投资约35亿元的三方战略合作协议,在临港建设新的汽车生产基地。
在准备好资金和生产基地之后,这家新势力造车企业最“缺”的就只有汽车生产资质了。
2019年10月,一汽夏利和博郡汽车“一拍即合”,合资公司“天津博郡”正式成立:一汽夏利以资产负债出资5.05亿元,持有合资公司19.9%的股权;南京博郡以现金出资20.34亿元,持有合资公司80.1%的股权。
但没过几个月,博郡汽车就被曝出现严重的资金链困境开始“自顾不暇”。
2019年5月,博郡汽车因拖欠员工2018年年终奖(约3.5个月)被员工起诉,至今尚未发放,拖欠薪水员工多达800余人。2020年1月,博郡汽车被曝拖欠供应商货款。据其供应商北斗星通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其对博郡汽车应收账款减值约617万元。
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早在一汽夏利发布合资公告时就收到深交所的问询函,称南京博郡净资产仅5734.15万元,亏损却达4.8亿元。质疑这一混改事件存在违规的观点认为,在重组前,一汽集团就应该知晓博郡汽车存在亏损巨大、资不抵债问题,但其仍旧“一意孤行”推进混改。
而从一汽夏利自己发布的公告中,也可以感受到这场“还在积极推进”的重组事件并不顺利。根据一汽夏利公布的相关公告,南京博郡的10亿元出资未能如期支付。截至目前仅出资1400万元。这也成为了一汽夏利无法兑现员工资金的直接导火索。
销量上,一汽夏利也已岌岌可危。2019年,一汽夏利销量为1186辆,同比减少93.69%;产量为4023辆,同比减少81.4%。
4月14日,*ST夏利公布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1亿—1.4亿元,上年同期亏损1.99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