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厦门曾厝垵:租客和房东矛盾凸显,民宿不知何时营业

澎湃新闻 2020-05-09 15:00
曾厝垵拥有许多独特的南洋侨民风格建筑,数百家文创特色店铺、餐厅、咖啡馆和民宿,因此吸引了无数年轻游客。
“五一”期间,厦门迎来疫情后首个客流高峰,曾厝垵也忽然间涌入很多南来北往的游客,空荡荡的街道也拥挤了起来,街巷两旁的商铺总算有了生气。
面对如此场景,民宿老板却始终高兴不起来。
“我们还没收到可以恢复营业的通知,不敢接待客人。”曾厝垵民宿业主李梅(化名)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称,4月5日,当地政府通知曾厝垵商户开门营业,唯独把民宿排除在外。
“为什么不可以?需要做什么才能复工复产呢,没有人告诉我们。”李梅说,她在曾厝垵片区投资了三家民宿,总共40多个房间,此前生意还不错,疫情暴发后经营一落千丈。如今最让她无法理解的是,厦门所有服务业都能正常经营,而民宿却不能。
前不久,曾厝垵部分民宿老板共同起草了复工复产承诺书,递交至厦门市思明区滨海街道办事处;同时拨打市长热线,最终获得公安部门给出的答复是:民宿一律不得擅自接待。
为防止曾厝垵民宿私自营业,当地相关执法部门会派人巡逻,只要看见哪家民宿前台在上班,或者房间亮灯,民警就会上门检查。
“查到有客人,通常会要求清客,并给予相应处罚。”李梅说,她原本计划借“五一”期间接待客人,稍微弥补因疫情带来的巨大经济损失,但厦门当地政府部门却始终不允许民宿营业,让她顿时陷入尴尬境地。
“每天都在亏损,我都不敢算细账了,现在一方面是房东催缴房租,另一方面是政府不允许开门。”李梅称,她曾多次找到房东协商减免租金事宜,对方予以拒绝。
“有一个房东说投资有风险,不能把风险转嫁到他头上,更没权力要求他减免租金。”李梅说,她因此只能指望当地政府给予民宿更加明确的态度,至于曾厝垵的民宿为何不能营业,以及何时能正常营业,当地政府并未给出准确说法。
5月9日上午,负责管辖曾厝垵社区的厦门市思明区滨海街道办事处一位官员在回复为何民宿不能营业时表示不清楚原因。在被问及民宿何时能正常经营时,他的答复是:“这个不是我们能决定的。”
“我感觉犹如死局。”李梅说,因长期无法经营,民宿老板和房东之间的矛盾也一触即发。
航拍厦门曾厝垵景区。本文图片 人民视觉 资料图
“我被告了”
最近,曾厝垵一家民宿合伙人熊至善心情也不太好,原因是他所共同经营的民宿不但长时间没有生意,还被房东告上了法庭,最关键的是,另一名合伙人的私人银行账户被法院冻结了。
“从头到尾,法院没有给我任何通知,直到发现账户冻结我们才知道自己被告了。”熊至善对澎湃新闻称,为能建造理想中的民宿,他和投资人陆续斥资400万元把曾厝垵一处旧宅改造成了闹中取静的庭院,一举吸引了全国各地游客入住。
新冠肺炎疫情对旅游业犹如一记重拳,曾厝垵也实施了封村、封路,所有商户歇业,所有民宿更是经营惨淡。2020年1月下旬,客户陆续退房,三个多月时间,颗粒无收,民宿经营陷入困境。
2月初,熊至善的房东前来催促缴纳2月1日至4月30日的租金,共计145200元。在民宿不能正常经营、资金周转极为艰难的情况下,这笔租金让他和合伙人很吃力。
“我们实在拿不出钱来,希望房东能参考政府性经营用房的减免政策适当减免房租,或者准许推迟交租时间,待正常营业后会支付,但房东对此并不同意。”熊至善称,突如其来的疫情让经营活动按下“暂停键”,因此属于“不可抗力”。
2月8日,厦门市人民政府在官方网站发布《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支持企业共渡难关若干措施的通知》指出,对承租政府性资产中经营用房的中小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租金1个月全免、2个月减半;鼓励其他业主(房东)为租户减免租金。国有企业出租的经营用房,可参照政府性经营用房做法并结合自身实际加以执行。 
由于该通知只对政府性资产经营用房减免租金予以明确规定,但对其他业主(房东)并未强制性要求,相当于倡导双方协商。
2月27日,房东委托的一家律师事务所给他们发来《律师函》,认为其迟迟不交租的行为构成严重违约,因此要解除原来双方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立即腾空,并返还其承租的房屋。
这是始料未及的举动,熊至善和房东已合作8年,从2012年5月到2020年1月底已按时缴纳房租累计达3977000元,原以为彼此已形成很好的信任关系,很显然并非如此。
当他收到《律师函》后,起初希望通过面谈协商解决此事,多次和对方联系, 但自始至终房东拒绝沟通,更不肯见面。
4月27日,他的合伙人带母亲去医院看病刷卡时,才猛然发现银行卡被法院冻结了,这让大家都很意外和不敢相信。
经过和房东确认,他得知合伙人已被房东以合同违约为由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解除合同,收回房屋。
“我们从头到尾没有收到法院任何通知。”熊至善说,法院在没有任何明确通知的情况下对账户冻结的操作令他感到费解,最近他准备聘请律师维护自身权益。
最让他不安的是,当初和房东签订合约时,双方并未把“不可抗力”写入合同里,他生怕因此会在官司中处于不利地位。
“疫情是法定的不可抗力,因此并不影响法院对其认定。”福建天衡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袁盛斌对澎湃新闻称,法院对不可抗力的认定标准,主要是根据疫情有没有对其经营行为造成直接影响,比如客人少了、没有收益,只要符合上述条件可以适当要求房东减免租金。
这自然是理想状态下的合作关系,但现实情况却并非如此。多数房东都不愿意主动减免租金,通常双方在难以协商情况下难免滋生矛盾,最终只有通过司法途径来予以解决。
“疫情让部分民宿老板和房东间的关系发生了微妙变化,乃至于出现了矛盾。”曾厝垵一位行业组织的负责人对澎湃新闻称。
曾厝垵。资料图
矛盾的“根源”
“疫情把曾厝垵许多之前隐藏的矛盾更激化了。”曾厝垵民宿老板张晖(化名)感叹道,曾厝垵已经出现了几起租客和房东打架和诉讼的事件。
“商户没法营业,自然无钱去交房租,房东也在催,政府又不让开,这成为死循环。”张晖说。
早期曾厝垵只是一个即将面临拆迁的城中村。伴随文创和商业力量的涌入,它一举成为“中国最美渔村”,这个标签极大提升了其商业价值。
“房租价格从最初几千元涨到了几万,乃至十几万元。”张晖说,伴随房屋租金不断上涨,租客和房东间的利益关系出现了明显失衡。
疫情成为双方矛盾的爆发点,不少商户曾多次和房东协商无果,决意离开曾厝垵。
“前不久曾厝垵已离开了一批商户,他们店铺租金太高了。”李梅说,她所在的街巷已有近50%的店铺关门,即使客流较多的主街,也有不少商户关门。2019年,厦门已经出现旅游市场低迷的迹象,疫情只是加剧了矛盾。
“现在看不见市场完全恢复,店铺业绩差不多是疫情前的25%到30%的水平。即便房东答应减免两三个月租金,也难以承受了。”张晖说,在游客流量和消费力都急剧锐减的情况下,唯有实现全年减租,否则所有实体店铺都会亏损。
“只要房东来催缴纳租金,我的表态就是没钱,你看吧,房间有任何值钱的东西你都可以拿去抵扣租金。”李梅说,民宿无法像商铺那样关门大吉。相对于商铺来说,民宿投资者想抽身和调头都更加困难,往往为打造一间特色和格调的民宿,前期要投入大笔资金和精力,如果贸然关门定会血本无归,所以只能尽可能维持。
当前,如何应对房东追租,员工薪资及无限期关停,成为摆在曾厝垵民宿投资者眼前的无形压力。
“我还没有解散员工,只能包吃住,按底薪方式支付薪资。”李梅说,现在曾厝垵体量小的民宿还能勉强维持两个月,体量大的民宿生存更加举步维艰,最终只能裁员止损。
“今年旅游市场确实会很艰难,下半年也只能根据疫情的发展情况来判断了。”厦门城市学院旅游系副教授黄邦恩对澎湃新闻称,曾厝垵吸引了全国许多游客,但曾厝垵发展最大障碍还是身份和定位。
曾厝垵不少人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曾厝垵身份定位不明确,做什么事情都捉襟见肘,当地政府经常参照社区和景区的双重管理模式来规范曾厝垵,很容易混乱,当全国所有景区宣布恢复营业时,你会发现曾厝垵不是景区,无法按景区的模式去恢复营业。”张晖对澎湃新闻称,如果曾厝垵是景区就不存在民宿复工难题,它就是景区的配套业态,必须复工。
“现在很多政府部门都会给我们行政指令,而行政指令之间偶尔还是彼此矛盾的。”张晖称,当前曾厝垵不仅是疫情带来的市场低迷,还有行政管理引发的矛盾。
“如果定位不明确,肯定会给管理带来难度。”黄邦恩称。
尴尬的民宿业
“为何曾厝垵的民宿一直很被动,本质上还是合法性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张晖说。
多年来,横亘在厦门民宿老板们面前的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门槛——“证照不齐”。
厦门参照酒店的管理办法,要求所有民宿必须取得《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组织机构代码证》、《消防检查合格意见书》、《特种行业经营许可证》和《卫生许可证》才算是证照齐全的合法经营,否则视为“非法经营”。
在上述证照当中,最难申办的是《特种行业经营许可证》。它对经营场所的的房屋建筑质量、消防安全设施、出入口和通道,乃至于门窗防盗设施都提出了很高要求,普通民宿难以满足,由此也成为全国民宿一道共同的难题。
为化解民宿经营管理中的诸多难题,浙江、安徽、广东等省都纷纷出台相应的民宿管理办法,在保障安全的情况下适当放宽民宿规模界定标准。
“厦门对民宿一直都保持着高度管控的态度。”厦门市一位旅游从业者对澎湃新闻称。
当地政府也一直想方设法解决民宿管理中的合法性问题。
2017年,厦门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了《厦门市民宿管理暂行办法》,对民宿的范围、条件、建筑设施、消防安全、经营管理和证照申办都做出具体规定。
“尽管各级政府出台措施规划民宿管理,但并未根本性引导商家解决证照办理难的问题。”曾厝垵一位民宿投资者说,他曾经去申办过相关证照,无疾而终。
“我感觉根本没有通道,民宿申办资质的要求跟酒店根本没什么差异,相当于彻底封死了办理通道,现在也没机构愿意接受民宿的资质办理。”张晖说,没有相关证照,让民宿只能处于尴尬的灰色地带。
 2017年版民宿办理办法的有效期仅有2年,至2019年5月5日结束,为进一步规划民宿管理,厦门一直都在朝正式立法的方向努力。
2019年10月25日,厦门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八次会议正式通过《厦门经济特区旅游条例》,定于2020年1月1日起施行。
上述条例第三十八条规定,民宿经营者依法办理商事登记后,应当向所在地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进行备案并提供民宿经营承诺书。所在地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将备案信息推送至公安机关以及消防救援机构、建设、住房、生态环境、市政园林、市场监督管理、旅游等相关部门,由公安机关接入旅馆业治安管理信息系统。
“这相当于把民宿管理从此前的审核制改为备案制,极大简化和方便了民宿的正常经营。”张晖说,上述条例原本定于今年1月1日起实施,但迄今为止相关部门都未能在实际工作中有效实施。
“我特别害怕外地客人住到民宿以后,被公安部门强行清客,这肯定会给别人留下不好的印象,如果厦门旅游品牌失去了公信力、美誉度和吸引力,今后花多少代价都难以挽回。”张晖说。
近年来,伴随全国新兴旅游城市的崛起,作为老牌旅游城市的厦门呈现出后劲不足的现象。
2019年9月27日,在界面新闻联合发布的《2019年中国旅游业最发达城市排行榜》中,厦门仅位列第33位。
“旅游在厦门经济产业中占有很重要的位置,去年厦门旅游实现收入达到了1655亿元,但厦门对旅游产业并未深度开发,迄今为止仍是一条路(环岛路)、一座庙(南普陀寺)、一块石头(鼓浪屿)和一个校园(厦门大学),两三天时间就没了。”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丁长发对澎湃新闻称,厦门应该积极作为,及时研究旅游产业发展有利的相关政策,吸引更多的外来游客。
“厦门应该善待民宿和旅游创业者,他们才是厦门活力源泉,对厦门旅游环境做出很大的贡献,对于一座旅游城市,只要能留住客人都是有贡献。”张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