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调查丨加油站商家投诉被“绑架”,团油APP被指刷单冲业绩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5-08 10:42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刘国梅 摄

去年年底,王艳(化名)从父辈手中接下已经营多年的民营加油站,原本打算大展身手,哪料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她损失不小。如今,疫情对生意的影响已逐渐退去,但她还是愁眉不展。

为了增加客流量,今年年初,她上线了加油平台“团油APP”。可让她头疼的是,团油平台不仅频繁出现软件漏洞,而且业务员还经常要求她帮忙刷单做高流水。更让她不解的是,团油平台在已经抽取服务费的前提下,还吃掉了加油站给到消费者的优惠金额。

图片来源:团油APP简介截图

与王艳有共同遭遇的加油站老板不只一人,有部分加油站老板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认为团油APP存在诸多“绑架”加油站业主的行为。

对此,记者向团油APP所在公司能链集团求证,对方相关负责人仅表示:“这些问题都很敏感。”截至发稿,能链集团并未给出具体回应。

民营加油站的引流烦恼

“从父辈那里接手后,我就想转变经营思路,利用互联网来拓展客源,增大客流量。”王艳告诉记者,在和中石化、中石油这种大品牌加油站竞争中,民营加油站在品牌知名度上很吃亏,所以希望借助互联网平台加强宣传。

经过一番比较后,一款名为“团油APP”的加油软件进入王艳视野。加油省钱、便捷寻找附近油站是这个APP的核心卖点,通过接入大量加油站,规模采买燃油获得议价权,从而让利给司机,尤其面向物流运输、网约车、出租车等营运型的职业司机。

“一个月大概加10次油,每次200多元,每次大约可以省20多元,一个月算下来,一条黄鹤楼(香烟)就出来了。”滴滴快车司机张师傅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他用团油APP已有3个多月了,也是一个司机朋友推荐给他的。对网约车司机来说,燃油费用是一笔不小的成本,若能长期节约的确是件高兴的事儿。

图片来源:团油APP截图

不过,原本希望通过这款APP提升加油站客流量,改善经营状况的加油站老板王艳却高兴不起来。几个月过去了,她发现团油APP引流来的大部分还是自己原有的老客户,新客户增量不明显,并非业务员推销时所说的“神器”。

“10个车主中大概有六七个是老客户,没有特别好的实质性引流效果。”王艳告诉记者,团油APP会从每一笔成交的订单中抽取1%的服务费,老顾客都转到了APP上,服务费成本也因此增加了。

“团油APP活动日给一定补贴时,收入会稍微高于成本,但在没有活动补贴时,基本就是亏本赚吆喝了,幸好现在总体还算持平。”王艳说。

与王艳一样,深圳的一位加油站老板在上线团油APP半年后,发现自家的客流量不但没有增长,反而被平台导流到了其他加油站,最后他决定下线,扎实做好线下加油站服务。

记者随机走访了上海几家团油合作的加油站,工作人员都表示使用团油APP来加油的用户比较多。 “周末优惠多一些,大概每升便宜4毛钱,平时每升优惠两三毛,具体优惠金额在APP可以看到,我们不清楚的。”上海某加油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用户可以在APP上比较各个加油站的价格,比较实用。

图片来源:团油APP截图

“我家附近的加油站周六降价0.5元,用团油的话也就优惠几块钱,价格还要以加油站的为准,所以还是不用了。”一位车主告诉记者,如果在加油站办卡充值,长期算下来要比团油更划算。

记者在黑猫投诉上搜索发现,关于团油APP的投诉共78条,主要集中于退款难、加油量与实际不符、客服敷衍推脱等问题。

求助商家刷单

除了引流“问题”,有加油站老板向记者反应,团油APP存在流水造假和暗自吃掉商家给消费者让利的情况。

“团油APP对内部业务员有业绩考核,应该是每个月每个油站要有3000元的流水,因为没有那么大的客流量,和我对接的业务员经常让我帮忙刷单,帮他完成业绩,实际上并没有人来加油。”王艳告诉记者,开始她还有些顾虑,但对方告诉她,刷单在团油APP很普遍,其他加油站也经常这样做。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刘国梅 摄

“刷单都是先用加油站老板自己的钱,需要后续提现。加油站如果想调整优惠价格,需要团油内部审批,时长甚至要一个月,非常不灵活,没有自主调配的权利。”一位消息人士透露。

一次偶然的机会,王艳发现,自己加油站给消费者的让利并没有完全给到车主,后台结算和车主的支付费用对不上。

“之前出于信任,都没有核对过。那次顾客加了100元的油,实际支付是80元。我们后台结算显示让利22元,顾客却只享受到了20元优惠。”王艳告诉记者,团油的工作人员对此解释称财务设置出了问题。此后,她更加注意核对账目,发现这种现象更频繁了,每隔几天就会出现一次对不上账的情况,团油方面始终没有给出解决方案。

实际上,作为平台方,团油在与加油站合作时,已经约定除了每单抽取1%的服务费之外,不会产生其他费用,也并未对加油站进行业绩考核。

“合作的时候他们说自己是大公司、大平台,特别注重软件服务,但我现在的感受是团油并没有用心去做软件产品,每次出了问题都是手工调整,后续还有类似情况发生,没有优化。”王艳失望地对记者说。

被指复制“某咖啡”模式

公开资料显示,团油初始品牌为“车主邦”,2019年底品牌曾升级为“团油车主邦”。今年2月,品牌再次升级后更名为“团油”,原品牌不再使用。

据了解,团油是能链集团旗下的职业司机一站式加油平台,业务发展十分迅速,合作企业包括菜鸟、快狗打车、货拉拉、嘀嗒出行、神州专车等国内商用车出行企业。目前,团油已经接入了超过2万座加油站,这意味着全国范围内两成油站已经纳入团油版图。

图片来源:团油网站

2019年,成立三年的能链集团在“资本寒冬”中,连续完成B轮、B+轮和C轮三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超过15亿元。目前,能链集团拥有团油、快电、能链SaaS及能数四大业务板块,已建立起覆盖全国400余座城市的油、电一体化出行能源供给网络,链接超过2万座加油站和31万根充电桩,为国内约3亿车主提供能源供给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能链集团的C轮融资由愉悦资本领投,蔚来资本、KIP中国跟投。这样的资本背景与近期“暴雷”的某咖啡有相似之处。愉悦资本正是一手促成该咖啡企业的快速发展、迅速赴美上市的背后股东之一。而团油业务的快速扩张、“烧钱”补贴等运营模式与其似曾相识。

“平台的流水数据非常关键,很多内部销售人员让加油站老板和工作人员一起刷单,为的就是做高平台流水,让平台数据看起来更大,从而吸引更多的投资人进入。”一位消息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这种做法有可能是为上市做准备,但却没有创造真正的价值,对行业来说也是一种伤害。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