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若昀父亲创立的西安公司,背后故事“水太深”?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5-09 16:37

凭借出演《庆余年》男主,张若昀跻身当红小生之列。

有道是,投胎是门技术活!小张的例子就很典型。如今回头来看,其成星之路早年前或已铺就……

2010年初,小张的父亲张健,在曲江新区注册了西安梦舟影视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西安梦舟),同年推出电视剧《雪豹》,小张在里面饰演配角,与文章搭戏。

张健是影视圈的老江湖,后续几年,西安梦舟一口气推出《黑狐》《雪豹坚强岁月》等多部作品,这时候的主角,多已换成小张。

后来,小张还一度担任了西安梦舟的董事,父子“齐上阵”。

与此同时,优异的市场表现,引来资本关注——2014年,上市公司安徽鑫科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600255)(以下简称鑫科材料)募资收购西安梦舟100%股权,为此形成商誉6.34亿元。

起初三年,西安梦舟“踩线”完成业绩承诺。

2018年是转折点,以范某某被查为标志事件,影视业进入“寒冬”,逢此阶段老张等核心团队全部退出,西安梦舟迎来连续两年业绩巨亏。受累于此,上市公司披星戴帽。

搞制造业的跑去玩影视,终于知道了水的深浅?

如今,上市公司下定决心回归实业,拟将西安梦舟及其下属所有资产公开挂牌出售。

只是回顾这五年,外界看来难免唏嘘,五味杂陈,好似黄粱一梦…… 

1

2010年,是影视行业的黄金时代。

博纳影业抢滩美国纳斯达克,成为首家登陆海外资本市场的内地民营影视企业;同年,中国电影票房突破百亿大关……

也是这一年,张健出资300万注册西安梦舟,专注于电视剧制作、投资、发行等业务。包括《雪豹》《黑狐》《苍狼》等知名战争题材电视剧作品,均陆续出自该公司。

话题度和影响力赢得资本青睐,到了2014年,西安梦舟注册资本增至3000万元,并成立北京分公司及下属全资子公司嘉兴南北湖梦舟影视文化传播公司。

图片来源〡梦舟影业官网截图

增资只是影视行业热钱翻涌的一个缩影。

狂热的资本不断助推影视公司扩张,掀起并购重组的高峰。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影视行业并购热潮始于2013年,当年,并购事件愈30起;2014年,这个数字翻了一番,超过60起。

市场上一度调侃:“养猪的,炼钢的,卖烟花的,卖菜的,和水泥的都来收购影视公司……”

西安梦舟亦不例外,与经营铜加工的鑫科材料就此结缘。

一方面,当时影视行业已经狂飙突进至资本力量对决阶段,于西安梦舟而言,“嫁给”资本巨鳄,背靠大树,不失为良策。

另一方面,上市公司鑫科材料2013年业绩并不理想,公司净利润由盈转亏,净亏损5300余万元,同比下降624%。

其彼时公告中袒露心声,“公司目前单一铜加工业务的经营业绩及效益在短期内难以实现快速增长……文化产业是一个较为理想的业务领域,受宏观经济影响较小,且行业发展前景广阔。”

2014年5月,鑫科材料发布公告,与西安梦舟就股权收购达成意向协议。

最终的交易价格,确定在9.3亿元。

当然,这时候还很难说是“良缘”抑或“孽缘”!

2

话说,“入豪门”难免厚“嫁妆”。

西安梦舟承诺,2014至2016年分别实现净利润1亿元、1.4亿元、1.94亿元。

有意思的是,对应年份均“踩线”完成业绩。

看到“新媳妇”还算能干,鑫科材料的想法就更多了。在其支持下,西安梦舟开始奔向国际舞台……

2017年2月,西安梦舟以8.75亿元受让梦幻工厂文化传媒(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梦幻工厂)70%股权。

这是一家通过整合中美两国影视资源,从事影视作品投资、制作、发行及衍生产品开发的跨国影视文化公司。

收购梦幻工厂后,西安梦舟的业务拓展至电影产品制作领域;同年6月,投资设立全资子公司梦舟影视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注册资本 1亿元……

开疆拓土马不停蹄!

图片来源〡摄图网

鑫新材料携手西安梦舟,用资本的力量在影视行业的“潮水”中争夺话语权,且决心愈发势不可挡——同年8月,鑫新材料更名为梦舟股份,公司形象瞬间从铜加工的“硬汉”变身文化产业的“小清新”。

这一年,西安梦舟实现净利1.72亿元,同比上年略有降低。

接下来的剧情,正应了那句“猜中了开头却没猜中结尾”。踌躇满志的梦舟股份,很快迎来影视行业的“寒冬”。

2018年,影视行业高片酬等话题爆发,“阴阳合同”引发的税务稽查,将影视行业从“过热”直接送往“寒冬”,影视制作、运营、发行等工作全面放缓;同时,影视制作周期的影响加剧了行业竞争格局。

同年,西安梦舟的核心经营团队,包括老张全部退出。

内外因素共同发酵之下,当年西安梦舟净利暴跌,亏损约4.8亿元。 

3

影视行业从黄金时代到潮水褪去,不过十余年。

诸多沉浮其中的影视公司,在激流中尚可争夺一丝喘息机会,为何西安梦舟受到如此重创?

太平洋证券传媒首席分析师倪爽表示,“影视行业属于轻资产行业,但对专业人才要求非常高。尤其对于资源的组织与整合能力必须依靠长期的积累实现,再加上资金支持才能够做大做强。”

于此而言,老张等核心运营团队的退出,颇耐人寻味。

内忧外患之下,2019年,西安梦舟业绩继续“坠崖”,净利亏损愈10亿。受累于影视板块,梦舟股份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开始“披星戴帽”。

今年五一节后首个交易日,*ST梦舟发布公告称,为回归铜加工主业,公司拟挂牌转让影视文化板块资产。即公司持有的西安梦舟100%股权及其下属所有资产(包括持有的梦幻工厂70%股权)。

图片来源〡公告截图

回想当初,为避免单一主业带来的风险,公司高溢价“迎娶”西安梦舟;到如今,为回归主业,又将之公开挂牌出售——任谁看来,也难免唏嘘。

“2015年收购西安梦舟,有当时的历史背景,不能拿现在的事例说当年的问题。”

公司董事会办公室工作人员向粉巷财经(ID:nbdfxcj)解释说,“从目前铜加工整体的发展状况来看,国家鼓励回归实业,这也是一个大的潮流趋势。”

对于外界质疑*ST梦舟存在无序投入,上述工作人员极力澄清:“去年年报公布了一些对外(影视)投入,都失败了,产生了很多坏账计提,在这种情况下是一种无序的投资,而不是说对文化产业的进入是一种无序投入。”

如无意外,回归主业之后,*ST梦舟与西安梦舟的“姻缘”将就此搁浅。

而失去了上市公司的扶持,面对一地鸡毛,西安梦舟又将何去何从?

另据了解,受疫情影响,截至今年4月26日,全国8000多家影视公司注销……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