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牛了!这个24岁的重庆摄影师参与2020测量珠峰活动,工作竟然是专门教登山队员用手机拍照

上游新闻 2020-05-15 14:32

凌晨1点的珠峰大本营是什么样子?“不管白天风多大,到了凌晨,这里的风都会变成微风,体感温度大概在零下15度。”24岁的重庆小伙胡逸鸣告诉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胡.jpg

胡逸鸣近照(采访者供图)

今年5月,由中国登山队和自然资源部第一大地测量队共同组成的2020珠峰测量登山队将再次登顶珠峰,并重新精确测定珠峰的“身高”。

今年也恰好是中国人首次登顶珠穆朗玛峰60周年,作为某国产手机品牌的特邀摄影师之一,月初来到珠峰大本营的胡逸鸣感叹:“非常有幸能见证这一历史时刻。 ”

中学时开始学习摄影,2014年曾骑行拉萨

“同事你好!”通过微信联系上胡逸鸣时,他打招呼的方式还让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愣了一下,原来2016年胡逸鸣曾在《重庆晨报》摄影新闻部实习过一段时间。

胡逸鸣是铜梁人,因父亲是一名摄影爱好者,从中学他就开始自学摄影,“爸爸很喜欢摄影,经常教我构图,在高一的时候他买了一部D300S单反,我为了能够使用这部相机,而去专门了解功能,没想到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2014年高考后,胡逸鸣和3名骑友,经滇藏公路骑行到拉萨,一路上的高原风光,让当时还不满20岁的他深感震撼,也用自己的镜头留下了不少精彩的瞬间。

大学读书期间,胡逸鸣利用课余时间继续学习摄影和后期处理等技术,重庆独特的城市风光也给了他不少创作的灵感,成长为了一名独立风光和建筑摄影师,并与视觉中国等多家商业摄影机构签约。

重庆风光.png

胡逸鸣拍摄重庆风光照片(采访者供图)

今年,因为有高原摄影的经历,胡逸鸣某国产手机品牌被选中,前往海拔5200米的珠峰登山大本营,拍摄手机样片,并且还有一个特殊的使命:教授登山队员手机拍摄技能。

“登山队员大部分都比较年轻,和我年龄相差不大,所以大家没什么代沟”,胡逸鸣笑着说,“因为他们经常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景色,绝大多都对摄影拍照感兴趣,所以我们很快就熟络起来,闲暇的时候也一起玩游戏聊天。”

拍摄不同时间珠峰的样子,凌晨1点也要工作

“这次我主要负责在大本营拍摄珠峰各个时候的样子,白天会在附近四处走动以寻求合适的构图”,胡逸鸣告诉记者,“珠峰的天气阴晴不定,有时候会突然刮七八级的大风,吹倒脚架损坏器材,而且只要一刮大风,温度就会快速下降。”

食堂.jpg

珠峰大本营食堂(采访者供图)

珠峰大本营的早晚温差在30度左右,晚上8点左右,太阳一落山,气温就会降到了冰点以下,但与想象不同,人们并不愿意早早钻进睡袋,因为如果早上想从温暖的感觉中起床,将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我为了拍摄凌晨也要出去”,胡逸鸣告诉记者,“如果提前很早进入睡袋,想要在凌晨起床更是痛苦,所以我选择一直玩手机坐到凌晨出发。”

微信图片_20200515135508.jpg

珠峰大本营的美景

凌晨1点左右,胡逸鸣就会钻出帐篷,一个人戴着头灯安静地离开大本营,来到拍摄的位置,“白天我就会提前选择好晚上拍摄的点位,不然晚上现找会影响工作效率和作品质量。”

“虽然带有全部防护,晚上拍摄时不怎么走动,久了寒气就会侵入四肢,在回程的路上四肢一般都是僵硬的”,胡逸鸣说,“回到帐篷钻进睡袋,不管盖多厚都会觉得冷,一两个小时都暖和不起来。”

胡本人.jpg

胡逸鸣本人在珠峰大本营外

希望以后再有机会,专门为登顶珠峰而来

记者联系上胡逸鸣时,他已经在珠峰大本营住了10天,并没有出现高反症状,谈到这次大本营的生活保障,除了水资源比较缺乏外,一日三餐的供给都非常丰富,甚至还建立了一个健身房。“毕竟要保障登山队员们的营养和健康。”他说。

t健身房.jpg

大本营上的健身房

而胡逸鸣印象最深的就是5G全覆盖,“三大运营商的保障车都来了,打个王者玩个吃鸡都没问题。”

在环保方面,大本营有专门的高科技集装箱降解餐余垃圾,排泄物也有专门的消毒净化粉,不会对环境造成污染。

“在这里的每个人都很自觉,不会乱扔一片纸。大家都深知在这里清理垃圾很不容易”,胡逸鸣介绍,“每个营地单位的垃圾都会被分别收集起来,然后贴上单位名称标签,有任何问题都可追溯。”

珠峰.jpg

胡逸鸣用手机拍摄的珠峰

据了解,5月6日,2020珠峰测量登山队在珠峰大本营举行出征仪式,一行35人将向珠峰发起冲击,5月12日下午,修路队队员已经成功将登山路线的保障工作延伸到了海拔8600米的第一台阶,不过由于天气情况不太理想,暂时还无法打通至顶峰的路线。

“当天下午,测量登山队的就下撤去定日县休整了,等待下一个登顶的窗口期,预计会在下周末,不过我等不到了,可能15日就会返回重庆。”胡逸鸣说,“之前本来有个机会可以去6500米前进营地体验一下,但是没有去成,希望以后再有机会,专门为登顶珠峰而来!”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汤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