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离“奥肯定律”,中国就业何以“逆势上扬”?

新华社 2021-12-21 09:19

中国的就业韧性越来越强,就业回旋空间持续扩展

十几年前,GDP每增长1个百分点可以拉动100多万人就业,现在这个数字已提升到近200万人。与以往相比,虽然经济增速趋缓,但是经济增长的就业含金量增加了

新经济、新模式蓬勃发展,以共享经济为代表的灵活就业人员达到2亿人

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陈燕

“要在推动高质量发展中强化就业优先导向,提高经济增长的就业带动力。”12月8日至10日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次强调要做好就业工作。

千禧年前后,中国的宏观经济领域曾有一个判断——中国的经济增速尽量保证达到8%,以完成当年的城镇新增就业任务。

而过去9年多来,在经济增速不到7%的情况下,中国每年的城镇新增就业人数保持在1100万人左右,每年均超额完成任务,就业形势保持稳定。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我国就业形势总体稳定,好于预期。全国城镇新增就业提前完成全年目标任务,1~10月达到1133万人;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回落至新冠肺炎疫情前水平,1~10月均值为5.1%,同比下降0.6个百分点。这表明,在总体“稳”的基础上,中国就业继续向着高质量发展“进”。

“中高速增长也能保就业”背后,是中国就业韧性越来越强,就业回旋空间持续扩展。接受《瞭望》新闻周刊采访的多位就业领域专家表示,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经济增速处于中高速区间,经济总量持续增大,产业结构不断优化,“双创”扩容就业岗位,就业政策调控有力,这些因素共同提升了中国的就业韧性。

2021年6月28日,在位于重庆巴南的东盟商品集采城内,主播和厨师正在直播 唐奕摄/本刊

经济增速含金量高

解决就业问题,离不开经济总量和经济增速的强有力支撑。

“我们计算过,十几年前,GDP每增长1个百分点可以拉动100多万人就业,现在这个数字已经提升到近200万人。”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院长莫荣说,与以往相比,虽然现在经济增速趋缓,但是GDP增速的含金量不断提高,这为解决就业问题提供了更大的回旋空间。

一方面是经济总量。“我们的经济总量大,盘子显著扩大了。”莫荣说,2010年我国GDP增速为10.4%时,经济总量是40.15万亿元,每年新增GDP约4万亿元。如今GDP增速是6%,经济总量是100万亿元,每年新增GDP约6万亿元。GDP绝对值大于过去,能承载的就业容量也随之增加。

另一方面是经济增速。2012年至2019年,中国GDP增速在6%~7%之间,2020年受疫情影响跌至2.3%,但我国依然是全球唯一实现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今年前三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长9.8%,高于全球平均增速和主要经济体增速。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人口经济研究室副主任赵文认为,近年来,我国经济增速处于中高区间,这同样为解决就业问题提供了有力支撑。

“规模较大且持续增长的经济总量、始终保持中高速的经济增长,是我们即使面对中美经贸摩擦、新冠肺炎疫情等风险挑战,依然对解决就业问题保持十足信心底气的物质基础。”莫荣表示。

产业升级拓增量

近年来,我国产业结构持续升级吸纳了更多就业人员,新业态新经济新模式有效扩展了新的就业空间,“双创”更激发了新的就业增量,成为中国就业韧性增强的重要原因。

其中,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对吸纳就业功不可没。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0年,我国第一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10.2%,第二产业增加值比重为46.8%,第三产业增加值比重为43.0%。到2020年,这三个数字已分别变为7.7%、37.8%和54.5%。三次产业中,吸纳就业能力最强的第三产业占比持续提高,特别是其中的生产性服务业和高端生活性服务业,显著增加了就业岗位。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曾湘泉认为,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正在加速向生活性服务业全面渗透,推动了养老医疗、体育健康、旅游文化、教育培训等高端生活性服务业的兴起。服务需求的大幅上升,拉动了就业岗位的快速增加。

蓬勃发展的新经济新业态新模式,也在不断拓宽新的就业空间。赵文表示:“2010年以后,新经济新模式蓬勃发展,吸纳了约1亿人就业。”“电商、电竞、泛娱乐等直播平台,虽然自身的员工数量不多,却间接催生、带动了大量的社会就业。”曾湘泉说。

近年来,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政策激励之下,我国中小微企业数量快速增长,灵活就业、自主创业等就业渠道不断拓展,逐渐成为增加就业的主力军。

国务院新闻办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市场主体数量从2012年的5500万户快速增加到2021年7月底的1.46亿户,年均净增长超1000万户,市场主体活跃度总体稳定在70%左右。“目前数量庞大的中小微企业,提供了80%以上的城镇就业岗位,对促进就业有突出贡献。”赵文说。

新业态的快速发展,也带来了就业观念的迭代升级,释放出更多就业活力。“在与网络化、信息化、智能化相关的新经济领域,劳动者自身就是创业者。撰稿人、演艺人员、网络主播、美体教练、美容师、翻译员等自由职业者和多重职业者,正依托新经济获得不菲收入。”赵文说,这些新就业形态正在带动高质量就业不断发展。

就业优先调控有力

中央高度重视就业这一“民生之本”。进入21世纪,中国实施了积极的就业政策。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中国开始实施更加积极的就业政策。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实施就业优先战略和更加积极的就业政策,推动实现更高质量的就业。国务院2012年批转的促进就业专项规划,首次提出把促进就业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优先目标。

从“积极的就业政策”,到“更加积极的就业政策”,再到“就业优先战略”,我国宏观政策对就业问题的调控针对性、有效性、精准度不断提高。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将就业摆在经济社会发展的优先位置,着力实施就业优先政策,减负稳岗扩就业并举,支持灵活就业和新就业形态健康发展,稳定重点群体就业,稳定脱贫人口务工规模,一系列聚焦促进创业的政策接连落地。

“做好高校毕业生、农民工、退役军人、就业困难群体等重点群体的就业工作,有效为就业托好底。”赵文说,而优化产业结构、推动减税降费、为中小微企业提供良好经营环境,有利于拓展就业的增量,持续提高就业质量。

受访专家认为,展望“十四五”时期,只要中国经济总量保持稳定增长,产业结构不断优化,就业结构性矛盾持续化解,我国就业总体形势将继续保持平稳,就业质量将稳步提升,更好强健“民生之本”。